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孔丘,中国流氓政治的“守护神”  

2011-12-13 21:56:44|  分类: 觥杯交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什么是“儒”?儒就是中国流氓政治的“源”和“流”

——儒从对“天”的“祭祀”开始,到“占卜”(算命)“天命”

——到“血统”的“宗法”,到“礼乐”的建立

——到孔儒的“亲亲尊尊”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

——到“人治”的“极权”和“专制”

——到从“礼乐”派生出“仁义礼智信”

——到孟柯的“人性本善”

——到荀子的“人性本恶,善即伪也”

——到孔丘被授勋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万世师表”

——到汉儒“三纲五常”的“天不变,道亦不变”(天道)

——到宋儒“礼即理也”的“天理”

——到明儒的“致良知”的礼性的“天知”

——到现代新儒家的“内圣外王”的“天哲”

——到今天的走向全世界的“孔子学院”的中国的“天学”(“国学”的美称)

——翻遍全部儒家经典,没有真理二字

——更没有“人人平等”和自然的逻辑之“道”

——最终事实上没有了真正中国人的“文明”

——因为两千多年来历史之中的中国人的“文明”

——彻底地被孔儒“礼乐”的“流氓政治”给颠覆了

——正是这个被颠覆了“文明”的中国历史

——成为了极少数极权统治者及其家族的永远的乐园

——而孔丘,即成为了上述“乐园”的贯穿中国历史的“流氓政治”的“守护神”

——上面的“纲要”

——也是我彻底解剖“孔儒”的一份完整的(关于它的结构、程序、结果的)清单

——我的结论很简单

——不清除孔丘这座“守护神”,中国就将永远都只能是政治流氓的“乐园”

黎 鸣

纵观中国儒家存在的历史,就不难发现,它基本上伴随着中国的流氓政治的历史。什么是流氓政治的历史?即是完全不讲道德、真理、规律、法律、法则,或者说就是完全不讲理,而完全只讲天命、血统、宗法、人治、极权、专制,或者说就是完全只讲礼的政治的历史。事实上,中国历史上流行的流氓政治的历史,也即“礼乐”的“礼”的历史,即是完全按照儒家的“礼乐主义”的意识形态的呈现,并依次而亦步亦趋地形成的历史。下面,我们即不妨就中国儒家意识形态呈现的一个简单的历史过程的描述,来观察一下中国流氓政治的形成的一个总的历史过程。

儒,从解文说字的角度来看,即“人加雨和天”,最初所表达的只不过是一个为王者求雨祭天的祭师,更说白了,是为王者向上天占卜问卦,求雨水、求丰年、求太平的人们,通常即称之为“寺人”、“侍者”、“筮者”,等等。说白了,即是为王者服务的“算命先生”。

很显然,自古以来,所谓“儒”的人们的知识,即是如何“算命”、“占卜”、“解卦”的知识,再就是有关王者的种种“礼乐”仪式的知识。

孔丘从小就喜欢装神弄鬼,喜欢所谓“俎豆”(祭祀)的游戏,所以很自然地他从小就非常关心周代王家的种种礼乐制度和仪式方面的知识,一方面他可以以此向诸侯、贵族们靠拢,以便伺机向上爬;另一方面,还可以以此作为祭礼方面的专家协助普通的人家办理婚丧嫁娶的事务,从中获得一些报酬,以便养活自己。后来孔丘索性就以教授“礼乐”的知识为名,而办起了私人的学校,成为了中国最早的民办教师之一。有理由认为,与孔丘同时的少正卯也同样是中国最早的民办教师之一。

正因为孔丘专门教授“礼乐”,所以他教给弟子们的东西,全都是以礼乐为核心,例如以礼乐为中心的“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而且他所教给弟子们的一些重要的观念,例如“仁义礼智信”,也全都是按照“礼乐”的说法加以“定义”,诸如“仁”是“克己复礼”,“义”是“礼之宜”,“智”是知礼,“信”是信礼,等等等等,完全可以认为,孔丘即是中国最初奠定“礼乐主义”的思想流派,所以所谓孔丘的“儒家”,不过是“礼家”,“儒术”是“礼术”,“儒教”是“礼教”,等等等等。而所谓的“礼乐”,实质上即是由周代统治者单方面规定的“礼”和“乐”的人人完全不平等的制度,天下的一切均只在等级制度的安排之下,形成完全不变的“天下秩序”,而孔丘即把这种永远人人不平等的等级制度视为中国人永恒不变的“天下秩序”。谁如果违背了这套秩序,孔丘就会认为“是可忍,孰不可忍”。说白了,孔丘自从有了“礼乐主义”的周代制度的崇拜以后,就再也不可能容忍任何其他的东西了,包括所有的“怪力乱神”,甚至老子的“道德”,更甚至任何自然的、社会的、精神的真理、规律、法律、法则、逻辑的等等一切先验和超验的东西。说到底,中国人自从有了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之后,中国人就彻底地变成了一个根本就没有任何“理”可讲,更丧失了一切的精神追求的民族了,而惟一就只有孔丘的“礼乐”。

我请问我亲爱的同胞们,中国人讲理吗?中国人什么时候讲过理呢?说白了,中国人自从有了孔丘及其儒家的意识形态之后,除了“礼”,就只有“刑”,而且还更有“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两千多年来的所有的中国人,完全就是在这种根本就不讲理的环境之中,而完全只靠“刑”和“礼”痛苦地坚持下来了中国人漫长的历史。中国人从来就只能在精神的强大的“压迫”和肉体的残酷的“暴力”的简直非人的生活环境之中,如同“行尸走肉”般地毫无任何“文化”地(关于“文化”请见我前面的定义)活着。这就是孔丘及其儒家给予中国人的巨大历史的“恩惠”。这种“恩惠”的真正的“受益者”惟一只有历代的统治者,而根本就对广大的中国老百姓毫无利益可言,而且更只有极大的伤害,无论在精神上还是肉体上,全都只有伤害,严重的伤害。正是因此,孔丘及其儒家所诱导的中国政治,确实全都是流氓政治,而且是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可讲的流氓政治。中国人的流氓政治的祖宗正就是孔丘。

孔丘的重要的后继者是孟柯和荀况,孟柯的重要“贡献”是提出了“人性本善”,从而为流氓政治的“人治”论提供了最具欺骗性的“假理论”;荀况的重要“贡献”则恰恰与孟柯相反,提出了“人性本恶”,然而荀况为孔丘的“伪”辩护,即认为真正一切人为的“善”,全都是“伪”,而且“伪”是必要的,荀况的这种“理论”事实上成为了后来韩非和李斯等法家的先驱。这样一来,孟柯与荀况一左一右,成为了宣传孔丘“礼乐主义”的“流氓政治”的有力的健将。而儒家和法家也成为了中国长期以来的“流氓政治”的两大基石:儒家以欺骗,法家以暴力。(同胞们必须注意,中国古代的法家原本就是儒家的分支,他们在“礼乐主义”的意义上是完全一致的,因此中国古代的法家与我们今天所谈到的宪政派的法学、法律、法理的专家们根本就不可同日而语。)

汉代的儒家,例如董仲舒的“贡献”是试图把孔丘的儒学上升为“神学”,提出了“天不变道亦不变”,以及“天人合一”,即利用所谓“天道”把孔丘的“礼乐”之“道”提升到与“天命”相等同的地位,目的在于提供一种类似“神学”的(天命)宗教的信仰,但得到的却是一个伪神学。从他的好心来说,是想要给予“流氓政治”以一点点神性的约束,既是“王权神授”,然后“王权”也受到“天神”的监督,例如把“天灾”看成是“天神”的“发怒”等等,然而实际上历史的效果却更坏,汉代兴起的“谶纬之学”不仅不能约束“流氓政治”,反而更愚弄了中国的老百姓,给予了老百姓以一种逃避人间痛苦的错误的精神寄托,即今天所说的“精神迷信的鸦片”。错误的逻辑“阴阳五行”说也是在汉代的伪神学的气氛之中产生的。所谓的“黄老之学”实际上扭曲了伏羲、老子的全息逻辑的思想。这在中国的思想史之中,确实是一个巨大的错误的转折。而这与汉儒的伪神学也是不无关系的。董仲舒更直接提出了“三纲五常”之说,中国的“流氓政治”不仅没有受到抑制,却反而更如虎添翼。

宋代的儒家,例如程颐的“贡献”是试图把儒学上升到哲学的高度,他的一句重要的话即是“礼即理也”,即希望利用所谓“天理”来提升儒学达到哲学的境界。宋代的儒家可能看到了孔孟的儒家的事实上不讲理的巨大的缺陷,所以希望能够也讲起理来。然而他们却仍旧把讲理的“根据”归根于“礼乐”,而不是归根于老子的“道德”,所以他们的努力的结果,是形成了伪哲学,而根本就不是真哲学。我们可以看到,宋代的无论朱熹,还是陆九渊,他们或者重视性与理(礼),或者重视性与心,相应都提出了一些“对立统一”式的观念,可悲的是,他们同样也都没有真正抛弃孔丘的“礼乐”,仍旧以礼乐作为他们的提升哲学的根据,所以他们实际上的效果,不过是提出了一些毫无真哲学理性价值的假理性的口舌之争而已,而且他们所援引的思想启示的来源,或者是来于佛家,或者是来于道家(但绝对不是真正来于老子,而是来于变易了的黄老的道家),所以他们最终成就的也不过是一个伪哲学、假哲学而已。

明代的儒家,例如王阳明追随宋代的儒家,同样希望能够在哲学的意义上有所斩获,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和“致良知”的说法,如果真是从哲学的意义上去进行探讨的话,应该是有哲学的价值的。令人非常遗憾的是,王阳明的“知”和“良知”根本就不是对于客观事物的必然性、普遍性和终极性的“知”和“良知”,而是针对于人类的“亲亲尊尊”、“孝悌忠恕”,也即“礼乐”的“知”和“良知”,这样一来,就已经非常明显地表明,王阳明实际上并不是在真正探讨哲学,而是在仍旧探讨如何稳固“流氓政治”的“礼乐”的贯穿人心的问题,这哪是“哲学”?而根本就是假哲学、伪哲学。

说白了,从孔丘、孟柯、荀况,一直到董仲舒、程颐、朱熹、陆九渊、王阳明,中国根本就没有神学,也没有哲学,而只有伪神学和伪哲学,实际上就根本没有神学和哲学。

令人非常遗憾的是,近现代的一些中国文人们,例如冯友兰、熊十力、牟宗三、杜维明,等等等等,更包括现代的一些根本就对于哲学非常无知的人们,在中国人的近代和现代,竟然又兴起了第三期、第四期新儒家的“哲学”的思潮,他们的哲学在哪里呢?古代的儒家根本就没有哲学,凭什么近现代中国的“哲学”的思潮要以“新儒家”的招牌面世呢?明明中国最伟大的哲学思想家是老子,为什么不打“新老子”的旗号呢?

新儒家们的“内圣外王”究竟想要说明什么呢?

我来回答他们的“苦衷”,他们仍旧着迷于中国儒家的“流氓政治”的假文化传统,他们仍旧希望获得近现代“流氓政治”家们的青睐,希望从中获得一杯世俗利益的“羹汤”。请问,迄今为止,究竟有谁为中国人的哲学作出了丝毫的“贡献”?究竟有谁写出了能够具有一点点中国味道的哲学的“著作”来?非常明显,古代中国只有一位真正的哲学思想家,他就是著作了伟大的《道德经》的伟大的老子,或许墨子的《墨辩》也具有一些哲学的味道,而除此之外,所有的儒家的历代的文人们,谁能够有资格被称作“哲学家”?第三期、第四期的“新儒家”的文人们,有资格称作“哲学家”吗?我完全可以断言,凡是自称“新儒家”的人们,他们的“哲学”的“贡献”,绝对都只能是“零”,或许还可能是可悲的“负数”。

因为什么?因为孔丘的及其儒家,原本就是为中国长期以来的“流氓政治”服务的“假学说”、“伪学说”,如同上面所述的“假神学”、“假哲学”,“伪神学”、“伪哲学”。而“新儒家”的命运也同样不可能会更好。既然如此,今天走向全世界的“孔子学院”,究竟想要给全世界的人类以一个什么样的“宣传”呢?我们要向全世界的人类宣传孔丘及其儒家的永远为“流氓政治”服务的“伪学说”、“假学说”、“伪神学”、“伪哲学”和“假学说”、“假哲学”么?

说到底,孔丘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伪”人,更是中国流氓政治的永远的“守护神”。

翻遍孔儒们所有的经典,其中找不到“真理”二字,也同样找不到真正意义上的老子的“道德”二字,孔丘及其儒家的徒子徒孙们大量地借用“天道”、“天理”、“天性”、“天心”、“天知”、“天哲”等等等等,惟一只想把孔丘的“礼乐”的“天命”提升到“神”、“哲”的高度,可是一切均与他们的愿望相反,他们根本就是妄想,他们所得到的永远都只能是“伪”,一切方面的“伪”。凡是一切跟着孔丘及其儒家走的人们,也同样都只能是“伪”学者、“伪”哲人,总之“伪”人。更可悲的是,他们不仅仅是“伪”人,而且还是继续为中国传统的“流氓政治”服务至死的人们。

在上面的行文中,我通过对于“儒”的历史行程的一个简单的总的回顾的“纲要”的描绘,给我亲爱的同胞们报告了我的对于孔丘及其儒家的一个总体的认识,我坚信我的认识的正确性,孔丘是“伪”人,儒家是“伪”家,长期以来“尊孔读经”的中国人,也全都非常可悲地沾有这种孔儒的“伪”气,正是这股强大的中国历史之中的“伪”气,彻底败坏了中国人的历史,彻底败坏了中国人的文明,彻底败坏了中国的所有的“人”。

在过去两千多年的漫长的历史之中,惟一获得了“提升”的,就只有孔丘的作为“伪”人,却最终成为了中国流氓政治的永恒的“守护神”的历史地位。正是这个“流氓政治”的永恒的“守护神”,彻底地打败了两千多年来的几乎所有的中国的“人”。诚如我在前面的文章之中曾经谈到的,究竟是谁打败了当今中国最具有“权威”的毛泽东呢?正就是那个作为中国“流氓政治”的永恒“守护神”的孔丘呀。我可以预言,在未来的中国,还将有许多的“人”会继续败在“流氓政治”的永恒“守护神”的孔丘的手下。

  评论这张
 
阅读(4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