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俺的前半生  

2011-02-19 18:18:14|  分类: 民间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平常人《俺的前半生》

 出生于六十年代末,在老娘肚子里呆了十二个月还不满足,出生的时候仍折腾了三天最后还是俺奶奶提前几个小时就放倒了生产队通知收工的飘着红旗的旗杆才来到这个世上的,因此从小就得到了原乔姆公社冯场大队五小队广大群众社员们的疼爱有加(除了那个先是大发霹雳,而后道声“恭喜恭喜,生了个放牛娃子”就骗了俺家四个荷包蛋吃,姓田的老队长以外,呵呵~~)!

是咱老舒家的第一个长孙,故无论当时大家庭的经济情况如何糟糕,从来没有委屈过俺,那个时候罕见的沾着芝麻粒的开花粑粑是俺的零食,让比俺大三岁的小爹口水涟涟,至于那些白嫩的菱角、爽脆的篙草芯、藕箭和很寻常的、随处可见的乌龟王八更是不知吃了多少,俺家每年靠打猪草喂到年底才百来斤的猪,仅有的一点儿猪油也基本上都是俺一个人独享的。

也正因为如此,因果循环,在后来的人生中吃过不少的苦果,走过不少的曲折路——两岁的时候被竖立着的犁铧扎穿过下巴,离喉咙和大血管只差分毫,在医院抢救了两天!不知浪费了家人的多少泪珠儿。在玻璃厂打工的时候,因窑炉穿孔差点儿被高达1K多摄氏度的玻璃水给玩完儿,至今手腕上仍留有手镯样的痕迹。经商的时候,晚上骑摩托车从数十米高的河堤上连人带车摔下去,昏睡了一觉后摸摸全身无事儿,居然一个零件都没问题。

童年从来没有“玩具”这个概念,野外的广阔天地就是幼儿园。春天在小水沟摸鱼捉虾,抽藕箭;夏天常常摘菱角当饭吃,或捉个青蛙拴钩上顶着荷叶大热的中午去钓黑鱼,或在大堰塘或者河汊子游水打水仗;秋天到高高的田埂下挖一种甜津津的茅草根当零食,去到从河南移民过来的老乡种的薯地里翻找遗漏下的黄皮薯;冬天扛着榔头跟在大人们后面一步一滑到堰塘中间敲个冰窟窿挑水。最先开始的启蒙教育是俺的一个堂哥领着俺们十来个小屁孩在小队里的一个仓库上的学,那时候叫“红育班”,他只会领着俺们在半人高的辣寥草丛里躲迷藏,就这个俺那堂哥居然每天也挣3个工分帮补家用。

俺从小学开始到初中,从来没带过红领巾,和“三好学生”、团员无缘,最大的官儿就是当语文课代表,语文成绩一直很好,读到初三下半学期的时候就因为脾气不好和老师因为一个“逮”念dai还是念di闹翻而逃学*,任凭中学的张老校长和语文龚老师如何到俺家苦口婆心的劝俺,不知吃了俺家多少的荷包蛋,打死也没再回去读书,从此远离了被教育阶段。种水稻、油菜、小麦,是本地的行家里手;拉过板车,赶过牛车,开过拖拉机,捞鱼摸虾属俺最爱;养过鸭子,做过贩子,贩鸭蛋、水果、蔬菜、柴油票、化肥票等等;在玻璃厂干过三班倒的制瓶工,那个时候个子只有一米四五,车间主任调侃俺,要俺老爸给做个板凳儿再来上班!下中班后也曾经犯过糊涂,和同事一起做过半夜偷鸡摸狗的勾当,冬天偷了鸡在雪地里烤着吃,夏天偷鱼卖了上馆子胡吃海喝;做油漆工的时候傻乎乎的挑着行李和师傅师爷一起行走过所谓的江湖,第一次在长满芦苇飞舞着芦花的洞庭湖滩里穿湖而过,经常干的事儿是晚上住在最便宜的旅社里,昏暗的灯光下,坐在散发着霉味、肮脏龌龊的床上仔仔细细挑破脚板上的一个个水泡。

还记得父母从大家庭中独立出来的光景,拖拉着俺们三兄妹和五六个饭碗,筷子是将细细的水竹折断后做成的,连吃饭的桌子和椅子都没有一张。还记得那个时候,盖房子的红砖是在小队里垒起的轮窑里面烧的,大人们不会掌握烧砖的火候,结果烧出来的砖变形、变黑,但也更结实了,用瓦刀都砍不断,房子都是采用集体形式盖的,和左邻右舍共用一堵墙。穷人家的孩子懂事早,动手能力强,小时候就经常去地里拔了稻草蔸拖回家做煮饭的燃料,放学后挎个篮子到地里、田埂上挖猪草,用网兜捞过大叶浮萍喂猪。记得还是在读书的时候,有一次放星期天,和大妹妹在家里的土灶上给在地里劳作的父母做午饭(燃料就是将稻草绕成个草把子,一个接一个的扔到灶膛里烧,小孩子做饭就要两个人,一个人烧火,一个人炒菜)那个时候食用油很难买的,俺家五口人,一个月也就吃一斤油左右,还不是菜籽油,是那种从稻糠里加工出来的所谓“糠油”,极其难吃,就这东西,还得找人托关系才可以买的到。记得那次做的就一个菜“炒蚕豆”,就是把干蚕豆放锅里炒熟后,盛起来放冷水里泡一泡,再捞起来滤干水分后装碗里撒点大颗粒盐就行了的。结果俺那大妹妹脾气极倔,坚持认为应该在锅里煮,还没等俺回过头,她就舀一瓢水倒锅里了,后果就是一锅黑乎乎的难以下咽的蚕豆糊!中午妈妈吃饭时流眼泪的那一幕至今仍在脑海里,未曾忘却,直到现在俺对蚕豆做的“兰花豆”或者其他以蚕豆为原料做成的食品都毫无兴趣且极反胃。

最困难是贩鸭蛋到沙市的那段日子,一般都要凌晨两三点钟起床赶到四五里地外的“三汊河”*坐客船走三十里水路过长湖到“关咀口”*上岸,然后再骑车或者搭车到沙市的食品厂去卖,那个时候,沙市和荆州还没合并,是全国有名的轻工业城市,有钱,那时候的沙市人特欺外,老是被他们称为“外地的乡巴佬”。晴天还好,可以用自行车驮着两大篓子鸭蛋,要是碰到没有月亮的雨天就惨了,得穿一双既笨且沉的橡胶泥靴,用扁担挑着重达一百二三十斤重的两箩筐鸭蛋,在黑暗的泥泞路上打着手电筒一步一滑的赶路,扭伤腰是家常便饭。曾经最潦倒的时候,连五毛钱一碗的稀饭都买不起。

八十年代刚刚改革开放的时候,还是一小混混,在镇上的玻璃厂打工,月工资在60~90块钱之间。也赶过时髦,那个时候爱穿尖领子的紧身花衬衫和裤角有一尺五寸的喇叭裤及三接头的皮鞋,流行的蛤蟆镜只敢在外面戴(老爸放过狠话:看到这种“流氓镜”就会用斧头给砸了的),爱扛着时尚的四喇叭收录机在街上招摇过市,最爱唱的就是“冬天里的一把火”、“星星点灯”、“铁窗泪”等等。

开过商店,倒腾过碳酸氢胺、过磷酸钙、复合肥,卖过甲胺磷等农药;大搞农田水利建设的时候俺也赶上趟儿了,数九寒冬挖鱼池、修河堤,那个时候常用的护肤品就是蛤俐油,高档货也就是上海产的“百雀羚”,非常快的吃饭速度就是那时候大伙儿抢饭抢大白菜煮肉片留下的后遗症;夏季涨大水的时候曾经整夜守在河堤上,偶尔有破堤的时候扛着杠子、稻草、麻袋跳到水里去堵过溃口;在老家的时候,烟酒每日不离口,麻将、扑克也算是当地高手,浑浑噩噩过了三十年。

零壹年到广州,才知道世上原来还有电脑这东西,呵呵!跟着妹夫花了十三天半时间学了点儿电脑知识皮毛,最先学会的就是windows98里面的“扫雷”游戏,他对俺用农村的抽水机、水渠来比喻电脑的CPU和内存,就这样俺还是闯进了所谓的IT行业,只不过一直以来混的不咋地好。从来没坑过人,倒是被人坑过两次,自己白白损失了几K大洋。

天南海北走的地方还算比较多的吧,去过以英雄“雷峰”出名的抚顺市,感谢伯父让俺尝到美味的“哈什蟆”和爽脆可口的小萝卜,在沈阳的“东北亚”滑雪场尝试滑雪的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撞伤过腰;曾与法门寺、大雁塔擦肩而过,领教了西北独特的“油泼辣子面”和“刘一手火锅”;也在天安门广场、长城溜达过,极中意河间府的驴肉火烧,喜欢吃北京的“艾窝窝”并爱上了56度的“红星”、“牛栏山”等牌子的二锅头;至于悠久的荆州古城墙和清澈的东流长江水,宜昌的葛洲坝水利枢纽,武汉的“鸭脖子”和“麻辣小龙虾”,喝着“金龙泉”吃火锅,更是惬意至极;怀念井冈山的小米南瓜饭、瀑布和凤凰古城的麻石小巷子、吊脚楼以及沈从文的故居;最喜欢南昌的夜生活和长喝不厌的“瓦罐汤”,还有定南的老旧土围屋、酸酒鸭;赣州的老浮桥以及半夜开张的豆浆油条;难忘万年的珍珠、余干的红辣椒丝腌柚子皮;很是怀念普宁流沙的旧式民居、一喝就是半天的工夫茶、猪皮上还没刮净猪毛就扔下锅做菜的老冯头亲手做的美味果条,还有当地民众每逢初一十五拜祭神灵的风俗。。。。。。

做过所谓的“售后经理”、“大区销售经理”,与很多政府行业及社会行业打过交道,也结识了N多的酒肉朋友和极少的真朋友,真诚感谢那些曾经合作过和目前依然在合作的各位兄弟姐妹小老婆儿们。虽然生活艰辛,挣钱艰难,但人有自知之明,从来没有奢望过高,故日子过得平凡、坦然。

人到了这个年龄,把这个世上的事情看淡了很多。懒得隐藏自己的个性了,该乐就乐,恼了便骂,管他什么老板,理他什么高官?!名气再大,金钱再多又能怎么样,诸多所谓的达官贵人巨富豪商名流明星还不是和平常人一样日食三餐,夜求一眠,到头来,终落得枯骨一堆!反倒是这些人为了名利而费尽心思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患得患失,落得个被世人耻笑遗臭万年的下场,还不如俺等平民老百姓活的自我、随性、平和、充实,到闭眼时也了无牵挂,岂不快哉 !

常恨自己生不逢时!很想倒转几百年去过过这样的日子:端把椅子坐在柳树树荫下,唤小二切上十来斤熟牛肉,遮莫论水牛肉还是花糕般黄牛肉,肥鹅嫩鸡有的只管上,便不济把那煮熟的狗腿子拿上来也罢,更铺上些菜蔬按酒,上好的浑白酒烫热了且筛他几碗过来,便放蒙汗药洒家也不怕!把些碎银子给你便了。。。。。。                                                                                               最后修改于2008年12月31日23:38

  评论这张
 
阅读(1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