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八三年的大收捕:谁来审判法律犯下的罪行  

2011-02-24 22:51:29|  分类: 人世艰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我在长春结交的一位朋友曾经告诉过我,他说他在八三年因为掏人家俩元钱被判八年入狱。

是啊,像我们这个年龄的人,没有谁会不知道八三年的大收捕,有成千上万的人因为犯下一点小小的错误,就被判刑或者遭枪毙。而那些人的罪名绝大多数是“流氓罪”。可笑的是,“流氓罪”在时过十几年后的一九九七年则又被永久取缔。那么,那些犯下“流氓罪”的人所遭受的冤枉和摧残,则从来无人问津。更为可笑的是,至今还有一位犯“流氓罪”的人还在牢狱中服刑,而且他的刑期一直到二0二0年。那就是牛玉强。

牛玉强28年前因为和朋友抢一顶帽子并打了一架,被法院判死缓,21年前患重病保外就医,14年前“流氓罪”已经没有了法律依据,7年前却又被重新投入监狱服刑,以“流氓罪”在监狱顺延到2020年。据说他是中国最后一个“流氓”。

整个过程简单说是这样的:牛玉强,北京人,18岁时因抢帽子和朋友打架,84年北京市中级法院对他的罪行作出了最后判决,判为“死缓”,而在判决书上对打架造成对方的伤害根本就没有鉴定,伤的咋样没说清楚。就这样,在全国狱满为患的情况下,牛玉强以死缓俩年执行被押送到了新疆茫茫的沙漠监狱中服刑,86年因其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改判无期,90年又被改判18年有期,可是他在狱中患了严重的肺病,被保外回北京治疗,91年通过认定后又续外保一年,可是,此后再没有公安部门的人过问此事,97年夏天牛玉强结婚生子,也正是这一年,“流氓罪”彻底退出历史舞台,遗憾的是牛玉强本人却并不知道自己还在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罪名而服刑,更为遗憾的是2004年,新疆忽然又来人让他回监狱服刑。理由是因为他长期没有返回被判为逃犯,从90年到2004年他在大墙为生活14年,因此被延判到2020年。

我们强调的是在这期间,牛玉强所在的派出所曾经收到过新疆方面的来信,同时在派出所的电脑上有1999年和2001年新疆发出的通缉令,然而他们却根本就没注意过。就因为如此,牛玉强才被判定到2020年。

这里的事实已经告诉我们。83年的大收捕是典型的现代中国式的台风政治,没有法律依据的法律犯法。而牛玉强的悲惨遭遇是无数冤案之一,也是执法者玩忽职守,知法犯法的典型案例。那么,谁来审判法律犯下的罪行呢?苍天知道!

  评论这张
 
阅读(5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