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小小的弄堂,在当年老屋与母亲的工厂之间  

2011-02-28 22:43:19|  分类: 民间回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海阔天空《弄堂的灯光》

    有一条弄堂,很远很远,永在生命的源头

    小小的弄堂,在当年老屋与母亲的工厂之间。弄堂西边,高墙青砖,高墙后面是另一家工厂;弄堂东侧,是一长排民居平房,显得十分低矮。弄堂不宽,白天里,家家开着门,有人在门前洗菜吃饭,全然不顾人流车行,熙来攘往,一不小心摔倒滑倒,重重压倒在他们的饭桌上。到了晚上,户户闭门,集体将一室的温暖留给小屋,将冷清和寂寞,扔回给弄堂昏黄的路灯之下。

    童年所在工人新村,大多是双职工家庭。

    夏天,遇到母亲中班,一家没有大人。我们姐弟三人,早早吃过了晚饭,更觉大屋日光灯下,人影稀落,空白空荡。于是,便一起步行到母亲的工厂,等候母亲中班后一起回家。那时,我们坐在门房间,在另一种日光灯下,等到一个小时,两个小时,甚至三个小时,一直等到很晚,等到睡意蒙,等到母亲端着脸盆,从很深很暗的车间走来。那时,眼睛真好,能够看到几百米以外的小小母亲,远远的,等到一点点走近,遮挡住身后的整个世界。母亲下班,时间在十点半左右,但要在浴室洗涤全家的衣物,比别人要晚过将近一个小时。经常是,遇到同样系着围裙的阿姨,见我们幼小可怜,便会直声嚷道“你们的妈妈呀,这个木太太!”说着,登登登,一直走进车间或浴室,替我们转告母亲有人等着。那时,作为纺织女工的母亲,上班下班,总是带着一只黑色的拎包。夏天时,人造革黑皮包里面,有着毛巾捂着的杯子,一只大搪瓷铁杯,里面,有着悠悠晃动的黄澄澄的冷饮水。经常是在将近深夜12点钟,我们才能等到母亲一起回家,一直到走进那条小小的弄堂,我们才能喝上杯中的冷饮。按照规定,厂里的冷饮是不能带回家的,只供应职工在里面饮用。

    记得,在弄堂的昏黄的路灯下;记得,母亲从黑包里端出白色大杯。我们姐弟三人,在六到十岁之间,围绕着,轮流着,人人踮起了脚尖,个个张开黄口小嘴,杯中的清凉,汩汩而下,霎时间流遍了全身和全心。

 

 

                              魏鸣放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