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礼失而求诸野:找回这个文言字词的发音原貌  

2011-05-20 22:22:36|  分类: 追性逐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邓遂夫《江姐的名字该怎样念?》

    按:高度深切的赞同。不要什么都以所谓的字典为准。方言,就是古音的延续,方言有讹,不差毫厘。国语普通话,几乎搞乱民族历史的本源。车同轨是为了方便,独尊儒术,则要了咱们文化的亲命。读解错误,故意误读,坏死了。掩盖真相,虚情假意,文化人儿,坏透了。

 

江姐的大名都称“江竹yun(云)”,查现在的任何字词典,都注音为“yun”。

不仅现在的字词典,有关江姐的影视剧,除了个别作品是用江姐小时候的名字“江雪琴“之外,其他都是这样叫的。然而作为江姐的自贡老乡,我们可是从来不这样叫;至今还健在的江姐亲属,也都从来不这样叫。这对于一般老百姓来说,或许并没有往心里去;但作为一个学者,却是让我耿耿于怀多少年的一个老问题了,不妨借此谈谈自己的一孔之见。

这个问题得分三个层面来澄清。

第一,江姐刚出生时取的名字叫江雪琴;从五岁发蒙读书开始,他父亲给她正式取的学名就叫“江竹君”。这个名字一直到她被捕入狱之前,从来就没有改变过,这有至今存世的1940年中华职业学校发给她的修业证书和她随后考入国立四川大学的入学登记表等历史文物为证。所以,影视剧里对于如此鼎鼎大名的一个革命家的名字,既然用了她的真实姓名,就不应随意更改其读音。

第二,“江竹筠”这个名字,是她被捕入狱之后临时取的一个化名。但这个化名和其他类型的化名不一样,她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自己名字的读音,只是用了一个同音字略加变化而已。我为什么说“筠”是“君”的同音字呢?因为在我们自贡,包括整个四川,从古到今都把这个“筠”字念成“jun(君)”。小时候学唐诗,晚唐诗人温庭筠的“筠”字,我们也从来就念“均”。四川有一个从汉代就存在的古城筠连,过去是州,后来是县,如今是市,你看电视台用普通话念它的名称还是“jun连”而不是“yun连”。这就牵涉到一个地名、人名用字和读音的规范化标准问题了。按现行规定,凡从古至今没有变更的地名用字,不论如今的汉字简化方案有没有简化其中的某个字,也不论如今的普通话发音有没有改变其读音,都得依从其原来的写法和读音(这在目前的地名规范中不乏其例,四川的“筠连”仍读“均”字即是活生生的例子)。而人名(当然主要是名人)用字,也是不能擅改其特殊读音的,一个很有名的例子,便是国学大师陈寅恪的“恪”字,各种字词典(包括新旧《词源》、《辞海》)都只注“ke”这个音,偏偏陈寅恪先生要把他的名字读成入声的“qo”——以其方音来判断,实与“确”字之读音同。所以大家只好尊重他,特别规定了念陈大师的名字必须参照“确”字读音再翻成普通话,于是就变成了“陈寅que”。可是至今的各种字词典依旧不设此读音。

  (在这里顺便一提。我倒是觉得,陈寅恪先生对自己名字的读音,恐怕才是正确的;而我们给“恪”字正音为“ke”,反倒大可商榷。因为古韵书给“恪”字标注的反切音是“苦各切”,和“确”字的反切音“苦角切”其实完全一样(在古代“角”、“各”二字亦同音)。所以这个从古至今都比“确”字的使用频率低了许多的文言词“恪”,或许真应该和“确”字读音一致才是合理的吧。这就牵涉到,对于古人的某些反切音,比如“苦各切”之类,我们以前的那种辨别方式是否有误?)

再说“江竹筠”名字正确读音的第三个层面。首先得申明,澄清江姐名字的读音,其实前面两点已经足矣,这第三点几乎算是“蛇足”。但既然已经说到这儿了,不妨稍微追一追这个问题的源头。因为我发现,就像刚才提到的“恪”字读音一样,这个“筠”字,似乎也并非四川人才读“均”这个音,好像古人最早就是这样读的。证据是,约成书于两千年前的《说文解字》,虽然经过了反复的传抄,而且不知到底是许慎的原文就有“筠”字,还是后来的传抄者所增补的,反正其“筠”字的原注文总共就只七个字:

       “竹皮也;从竹,均声。”

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不外乎说:“筠”,是指竹的青皮,所以用“竹”作偏旁;它的发音略同于“均”。

查《说文解字》一书的体例,凡偏旁后面的字与其读音相吻合者,就不再用直音法“读若某”来标注了。我们四川人一直把“筠”读成“均”,或许正是上古时代这个字的真实读音代代承传的反映(当然也是借助了“筠连”这个地名的相对稳定性而形成的)。如今江西的高安县,唐代也叫筠州,我不知到当地人提起这个唐代的州名来,是否也念“均”这个音。我还想请全国各地凡有“筠”字作地名的地方,都能提供一些相应的佐证。还有,全国各地的有心人都不妨向一些有文化的耄耋老人请教请教:他们以前说温庭筠的“筠”是如何发音的。

我为什么要调查这么细呢?因为问题就出在唐以后的宋代,那时因为发明了印刷术,一个叫徐铉的大臣负责整理校注《说文解字》来出版,自然很有贡献,但也不免出现一些纰漏(包括某些反切注音的不够准确)。恰恰是此公在“筠”字原注文后面增加的一个反切音“王春切”(最初的许慎时代还没有反切音),不单和“筠”字的造字原理大相径庭,而且“王春切”这个反切音的读音也有点让人难以捉摸。所以稍后的《广韵》就干脆改成了“为赟切”。这个“赟”读若“晕”,反切的结果也就成了现在词典学家们认定的“yun”。

而我却认为,“礼失而求诸野”,民间所代代承传的“筠”字真实读音,正可以让我们找回这个文言字词的发音原貌。

                                                                                                            2011年5月20日匆草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