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赵丽华的诗是中国诗体的第五次大解放  

2011-05-02 17:48:47|  分类: 觥杯交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的进化是随着体裁的进化来的。北方的《诗经》虽然也有几篇组织得很好的诗,如“氓之蚩蚩”、“七月流火”之类,以及几篇很好的长短句,如“坎坎伐檀兮”、“园有桃”之类,但是,总起来看,毕竟以“风谣体”的简单结构为主。直到南方产生了骚赋文学,才逐渐孕育出《离骚》那样伟大的长篇韵文。这是诗体的第一次大解放。

  但是骚赋体用“兮”、“些”等字煞尾,停顿太多太长,很不自然。所以后来又出现了删去没有意义的煞尾字的五七言古诗,其中以《为焦仲卿妻而作》和《木兰辞》的成就最高。这是诗体的第二次大解放。

  其实,五七言诗还是不自然,因为任何人说话不可能句句都是五个字或者七个字。所以,又出现了句法虽然不整齐但是比较符合自然语言的长短句,就是词。如李煜的《相见欢》:“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这种深刻、细腻的心情,诗体是决写不出来的。由诗变为词是诗体的第三次大解放。

  宋以后,词又变为曲。尽管曲也发生过多次演变,但是,无论词曲如何变化,它们一个致命的弱点总是克服不了,就是,词曲都和音乐分不开,虽然有可歌的诗词曲,不必歌的诗词曲,但是,它们毕竟要受诗词格律曲谱的束缚,始终不能脱离程式化的“调子”而独立。直到胡适之倡导并亲自做新诗,才彻底打破了五七言的诗体,摆脱了词调曲谱的限制,不拘平仄、不拘格律、不拘长短地抒情达意了。这是诗体的第四次大解放。

  赵丽华的诗更自然,如《磨刀霍霍》:“先用砂轮开刃,再用沙石打磨,再用油石细磨,最后用面石定口。这位来自安徽的磨刀师傅,态度一丝不苟,手艺炉火纯青。我掂着这把寒光闪闪的刀上楼。楼道无人。我偷偷摆了几个造型:首先是切肉,然后是剁排骨,最后是砍人。”这种没有丝毫的虚伪和做作的幽默的诗的出现,是诗体的第五次大解放。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