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多元文化主义中的民族和谐与冲突  

2011-07-13 22:32:43|  分类: 深度思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元文化不仅仅是个别发达国家内部的社会问题,它涉及任何一个多民族的国家。

“多元文化”在西方国家,特别是美国、加拿大国家发起的一种重要的文化思潮,追根溯源可到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爆发的黑人民权运动,后随后接踵而至的诸多社会运动,如:反正统文化运动、新左派运动、妇女运动、环保运动及同性恋权利运动等等。在美国被社会边缘化得少数民族、妇女及其他亚文化全体团结在一起,希望在美国主流社会里,获得公正的待遇和公民权利,发出自己的话语。这一时期的诸多社会运动和社会思潮,引发了后来以争取少数民族平等权利为契机的“多元文化运动”。

在David Theo Goldberg的《多元文化》一文中,他历数了多元文化发展的历程,以及不同多元文化流派的特点和局限,并提出自己的“批判式多元文化”理论。这其中包括:多样性多元文化主义、保守多元文化主义、自由多元文化主义、左翼多元文化主义等。从内容范畴来看,多元文化主义涉及政治理论、文艺理论、女权主义、民族主义、历史研究、文化研究、教育、宗教和社会学等诸多学科。但其要旨汇于三点:一、哈贝马斯的宪政思想:宪法民主不能仅考法律来提供保护,只有当人们把自己看做法律制定者之一时,民主才可以在宪政整体里得以实现。二、查尔斯.泰勒的“政治承认”说:只有当社会中各文化群体,包括上述各团体,都参加到共同讨论并充分阐释自己的观点和要求时,才可以视作享受到了宪政民主赋予他们的公民权利了。美国主流社会给予少数民族和妇女政治上的承认,将有助于他们的自我认识和确立自我的社会身份。三、解构主义理论和后现代话语理论:主要表现为使用它们对主流思想或主导性理论进行重新拆解。破解强势权力借助“话语霸权”而制造出来的种种“神话”,特别是解体WASP(White Anglo Saxon Protestant)一元主义文化及其“话语权垄断”的地位,争取少数族群在主流社会中的地位,营造多话语、多文化、多传统的平等社会环境。

多元文化主义是一种文化思潮,它的表现形式为多种社会实践活动。其中主要的领域有两方面:一是教育改革,二是多民族政治制度的改革。在此我将着重谈一谈后者。

Will Kymlicka在她的《少数民族的权利——民族主义、多元文化主义和公民》一书中,谈到了“联邦制成为从多民族国家中独立出来这一选择之外的一个有生命力的选择。”

文中说明了多民族国家采用民族联邦制度的可能性和优越性。同时也指出:

首先,分离主义运动盛行表明,现代国家尚未找到包容少数民族的有效方法。如果国家不学会调试民族文化差异,分离就会随时威胁许多国家。

其二、多民族联邦制度的合理性有赖于如何合理的划分各邦的边界和如何分配权力!即使合理的分配也不能保证可以真正满足少数民族的期望,更无法阻止少数民族因为失望而考虑进一步的分离。民族联邦制度,仅仅是提供给少数民族分离以外的一种有效的选择,联邦制度无法提供一套神奇的公式来解决民族差异,之多是提供一个用以协商解决这些差异的框架。

其三、以统一和忠诚铲除分离主义的思想,对联邦整体来说是不合理也不显示的。不可以将多民族联邦制度的公民看做是“永恒合作计划”的一员(国家公民的一员),“无条件的忠诚”在多民族联邦政体中是一个无法达到的标准。

其四、现代人只有首先抛弃传统的观点——“成功”的政治共同体内不应存在任何分离问题这样的观点,才能够看到多民族联邦制度的成功。

总结:多元文化主义作为一种“文化运动”或“政治思潮”,在现代社会中对提升少数族裔和弱势人群的权利,让他们有机会表达自己的心声,能够参与到主流社会的政治生活中来,享受更公正的待遇,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它是推动社会朝更公平、更合理方向发展的诸多推动因素之一。

多元文化主义在少数民族维护权力的政治生活中和教育改革方面的意义重大。它敦促各国政府能够尊重文化的多样性,通过采取承认文化差异的政策——多元文化政策,来营建更为包容的现代社会。

分离主义的起因不可简单地归咎于现代国家缺少包容少数民族的政策,各国有着不同的历史的、地域的及国际环境上的原因,对于传统多民族国家而言,分离主义的原因尤为多种多样。像胡赛尼小说中描写的军阀混战,塔利班的嗜杀成性,正好说明了国家机器对极端宗教主义约束和遏制的缺失与不足。

多民族联邦制度既然仅仅是作为防止“民族分裂”一种权宜之计,其有效性和可操作性值得质疑。作为无法根本解决问题,而是“仅仅是提供给少数民族分离以外的一种有效的选择”。它完全可以成为分离主义分裂行为的一个缓冲步骤,而不像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很难想象像胡塞尼小说中描写的塔利班极端宗教主义分子,疯狂摧毁巴米扬大佛,禁止其他的民族信仰,并将自己视为真主意志的唯一阐释者,对于这样的宗教极端分子,多民族联邦制是否能够满足他们不断膨胀的野心和欲望呢,这很值得商榷。

到目前为止,世界上没有多民族联邦制度的成功案例。加拿大魁北克省的独立运动,因其公民均为欧洲移民,并非本地原住民,仅仅可以看做是特定区域中的居民谋求自身权力和民族认同的特殊案例。

如果多民族联邦制度成功的前提,需建立在这样一个前提下:“人们抛弃:‘成功’的政治共同体内不应存在任何分裂的问题,这样的传统观念”,那么它将违背了多元文化主义本身的要义:以多元文化价值观替代一元文化价值观的诉求。

  

注释:阿富汗民族中人口最多的是普什图族,也是阿富汗传统的统治者,约占阿富汗总人口的42%。塔吉克人(27%),哈扎拉族(9%),乌兹别克人(9%),艾马克人(4%),土库曼人(3%),俾路支人(4%),和其他少数民族(约4%),共同组成了剩下人口的五十八个百分比(58%)。
普什图语达里波斯语都是阿富汗的官方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3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