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台湾中共地下党员的最后时刻  

2011-07-13 23:02:15|  分类: 残碑断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0年7月17日,台湾国民党宪兵对临行前的中共地下党员刘晋钰(左)与严惠先喂酒。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中共地下党员——原台湾电力公司总经理刘晋钰被判死刑后写下遗书。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0年6月10日,台湾“特别军事法庭”栏杆前的中共地下党员,从右至左原国民党军某长官公署总务处交际科长聂曦、原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吴石(低头写遗嘱者)、中共华东局特派员朱谌之、原联勤总部第四兵站中将总监陈宝仓被国民党当局判处死刑,栏杆处站立着旗袍者为朱枫(即朱谌之)。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4年4月25日,25岁的河北人王孝敏(前排左二),因涉嫌参加共产党于1952年被关押在台湾绿岛监狱。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28那年,朱谌之(即朱枫)23岁时的清纯模样。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朱谌之受命赴台前拍摄的最后照片。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朱谌之同她的儿子。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0年6月10日16点30分,中共地下党员朱谌之45岁时被刑押赴刑场,在台北马场町行刑,朱谌之身中6枪而亡。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牺牲的中共地下党员吴石早年照片。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0年6月原国民党军某长官公署总务处交际科长、协助朱枫离台的吴石副官聂曦上校被枪毙前一刻。同年,3400多名中共党员在台湾被抓,被枪毙的中共地下党员和左翼人士数以千计。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国民党制作的刘光典逃跑线路图。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刘光典照片及骨灰盒。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牺牲的中共地下党员汪声和(1920-1950)毕业照片。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齐鲁大学史社系同学合影。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1952年,台湾苗栗山区叛变的中共地下党人宣誓效忠国民党政府。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红色女特工60年后魂归故里 ,骨灰包机接回

牺牲在台湾的中共地下党员 临行被喂酒(组图) - 自由 - 自由的博客


朱枫骨灰到达镇海革命烈士陵园。

“凤将于月内返里”,这是1950年1月14日,身在台湾的朱枫写给丈夫的最后一封信,信里只有短短的七个字。
而这竟是朱枫与亲人最后的诀别。
1950年6月10日下午4点30分,一阵枪声划破了台北马场町刑场的上空。当年轰动一时的“吴石、朱谌之间谍案”的四名主角倒在血泊中。这四人中,有以国民党国防部参谋次长身份向大陆传递大量绝密军事情报的吴石,有与吴石密切联系,负责情报传递的宁波镇海人朱枫(即朱谌之)。
就义后,朱枫的遗骸去向不明。60年来,她的家人以及海峡两岸的热心人士,一直苦苦找寻。直到去年,朱枫的骨灰才被找到,迎接回大陆。
经过多方努力,昨天早上朱枫家属从八宝山公墓捧出朱枫烈士骨灰,下午烈士终于魂归故里。
国家派包机送朱枫烈士“回家”
昨天下午3点05分,从北京起飞、由国家安全部门所包的专机,缓缓地降落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
5分钟后,朱枫的外孙女徐云初手捧朱枫遗像,外孙女婿李扬抱着覆盖着党旗的朱枫骨灰盒,先后从飞机上走下。
朱枫女儿朱晓枫、儿子朱明,及其他家属都已早早等候在机场。
“外婆回家了。”徐云初把遗像交给母亲时,眼圈都红了,李扬则把骨灰盒郑重地交到朱明手中。
在宁波栎社国际机场,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朱枫骨灰交接仪式后,朱枫烈士的骨灰被护送至镇海革命烈士陵园。
女儿朱晓枫:母亲终于可以安息了
朱枫的骨灰安放到灵堂后,朱枫之子朱明说,在机场,看到母亲的遗像和骨灰从飞机上下来的时候,他的心情非常激动,和母亲最后一别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1949年9月,开国大典前夕,当时在香港工作的母亲把他送上了去青岛的船,说:“告诉爸爸,妈妈过些日子就回来了。”不想这一别成了永诀。
母亲,他整整思念了61年。
朱枫之女朱晓枫说,母亲终于回归故里了,她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