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明代物价史料  

2011-08-20 22:01:00|  分类: 人世艰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景泰元年春正月辛卯)总兵官武清侯石亨奏:“近因北征,马多亏损,今各营军领民间孽牧马,瘦弱者多,猝难调用,请寻访京师内外官校军民之家,有良马者,悉令送官,上马偿银八两,中马六两,给与营骑操。”从之。(《英宗实录》卷187)

 

(景泰元年春正月癸卯)巡抚永平等处右佥都御史邹来学奏:“自七月至十二月例,于京库关胡椒、苏木,然每军岁关胡椒二两一分,苏木一两七钱二分,往来关领,动经数月,所得不偿所费。”从之(《英宗实录》卷187)

 

(景泰三年四月乙丑)户科给事中李锡奏:“近者,京师物价涌贵,四方人民疲弊,供给艰难,光禄寺所储果品之类,殊少于旧,乞将四月初八日端阳等节宴赐百官酒饭,暂为停止。庶几用度不匮。”诏曰:“此祖宗旧制,不可以费轻改,七其遵行之。”(《英宗实录》卷215)

 

(景泰五年八月乙酉)礼科等科给事中陈嘉猷等奏:“迩年以来,涝旱灾伤,将遍天下,流移饿殍,充塞道途。去冬今春,各处雨雪过期,……北京连旬霪雨,物皆涌贵,而民食不给。”(《英宗实录》卷244)

 

(成化七年六月甲子)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梁昉言四事:“一,近者畿内饥荒,米价腾贵,诏发京储百万之粟,平价以粜而济民艰,然惠泽既已,溥施仓廪,不可不实。”(《宪宗实录》卷92)

(成化七年闰九月)癸亥,巡视北直隶、右副都御史杨璇奏:“顺天等八府,连年凶荒,仓廪空虚。今冬来春,俱当给粮赈济,须早为措置……”(《宪宗实录》卷96)

 

(成化十二年八月庚辰)定西侯蒋琬言:“……”事下兵部,会廷臣议:“谓城之役,顷因陕西判官叶培之言,议令俟丰年之日区处,今琬复计及此,但诸路永旱频仍,京师米价翔贵,且浚河修城工役未止,稍侯军民息肩之日,即如初议。……”

 

(嘉靖三十四年正月丁未)宣、大督抚官许论、刘廷臣奏:“宣府岁比不登,米价腾踊,乞运京仓粮石接济。……”(《世宗实录》卷418)

 

(嘉靖三十三你那十二月辛未)广西道御史黄国用言:“皇上近因霖雨为灾,议兴陵京诸处工役,事非得已,但京师比当水旱疾疫之后,民力困竭,物价腾踊,商人畏买办之艰,车户病载运之苦,往往毁家鬻具以逃,闾井萧然,可为太息。”(《世宗实录》卷417)

 

(嘉靖三十二年十月)戊戌,上问大学士严嵩:“外多无食,何以?”嵩对言:“皇上悯恻穷民,特赐蒙问,臣不胜仰戴。夫今岁之饥……为尤甚。近日四远饥民来京求食,一时米价腾贵,流民饥极,二女弃置道中。”(《世宗实录》卷403)

 

明李绍文《云间杂识》卷一《张喻斋》(113页)

万历戊子水灾之后,吾松斗米值钱一百六十文,百姓嗷嗷,喻太尊枫谷公书劝缙绅大户,出粟赈济。粟少人多,南乡顽民遂纠合无赖几百人。

 

 

明范濂《云间杂目抄》卷一《潘允哲》

戊子岁祲,米价腾踊,公时时不给,以故乡党间无不颂公者。

 

《云间杂目抄》卷二《记风俗》34页

瓦楞鬃帽,在嘉靖初年惟生员始戴;至二十外,则富民用之,然亦仅见一二,价甚腾贵,皆尚罗帽、纻丝帽,故人称丝罗必曰帽缎。更有头发织成板,而做六板帽,甚大,行不三四年而止。万历以来,不论贫富皆用鬃,价亦甚贱,有四五钱七八钱者。

 

云布松人久不用,近来有精美如花绒者,价与绫等,士人间服之。(同上,36页)

 

《云间杂目抄》卷三《记祥异》

丁亥五月初四日,大雨彻昼夜不息者数日,平地水深丈余,与嘉靖辛酉之变同。

戊子五月大水。七月二十一日,大风拔树屋,甚于壬午,田禾悉没。冬至糙米一石价银一两二钱。

己丑正月,雨,木冰如箸下垂,民大饥。米值每斗一钱六分。麦豆稍损,而果菜油盐之属无不腾贵,有一鹅而值四钱者。里人劳姓以诸物价镂板示,乡民且有编为歌头曲尾,刻木传播。

四月,乡民聚众劫掠。先是,知府俞均见民间饥荒,作募文遍告乡宦富室,拟各捐米赈饥,众有吝色。

 

五月大旱,至七月大雨。时传有魃为虐。民间种茄菜花豆,皆槁死。田有不及种者,有种而立视其死者,诸物腾贵,竞食糟糠,饥尸载道。(以上60-61页载)

 

【明】丘濬《大学衍义补》卷二十六《铜楮之币》上“刘陶”条

愿国家定市价恒以谷米为本,下令有司:在内,俾坊市逐月报米价于朝廷;在外,则闾里以日上于邑,邑以月上于府,府以季上于藩服,藩服上于户部。是使上之人知钱谷之数,用是而验民食之足否,以为通融转移之法。务必使钱常不多余,谷常不至于不给,其价常平。

 

【明清】顾炎武《日知录》卷十一《黄金》

洪武八年,金一两等于银一两;洪武十八年,金一两换银五两、米十石;洪武三十年,金一两换银五两、米二十石。

永乐十一年,金一两换银七两、米三十石。

 

《明宪宗实录》卷160“十二月辛巳”条:巡抚四川右副都御史张瓒奏:“松潘叠溪,每米一石,时价银二两。茂州小河,每米一石,银一两。”

 

《古今图书集成·食货典》卷二百九《盐法》:“(嘉靖三十七年议准)四川盐课以引定银,大宁井场照旧每引折银二两;云南等十一四场每引折银七钱五分四厘三毫五丝。”

 

【清】朱鹤龄《愚庵小集》(下)卷十五《同安叶公传》

(叶公翼云,崇祯庚辰进士。授吴江知县。)“先是,吴中旱蝗谷涌贵。奸民聚众攻剽胁富室,倾囷给之。名曰打米。摄篆者不能禁,抚军黄公(希宪)诛其魁,乱稍止。”

辛巳,继以大旱蝗,米石至四两。

【明】李乐《见闻杂纪》卷二“七十八”条

万历十六年,荒甚。有一郡伯令穷民至富家食粥,百十成群,几致大乱。又下令顿米之家,止许卖一两石,米愈不出,价日益高。毕,竟到一两六钱一石才住。

卷三“一八六”条

万历十六年,斗米卖银一钱六分,饿殍塞路。

《金瓶梅》第五十八回:“应伯爵对四个粉头说:“连轿子钱,就是四钱银子,买红梭儿来,买一石七八斗,勾你家鸨子和你一家大小吃一个月。””但嘉靖年间,每石米已高涨至一两三四钱,万历十六年则涨至一两五六钱。

 

彭信威《中国货币史》第七章所列明代米价表:万历时期平均米价为每石七钱二分七。

【清】钱【】《甲申传信录》卷七《董狐剩策》

崇祯十五年八九月(汴梁)之交,水草斤价一两,人肉斤价五两。出金市米麦者甚多,然百金不可得升米。(131-132页)

 

梁家勉《徐光启年谱》(22——23页)

嘉靖十八年,己亥。是年秋,上海海啸,“漂没人民数万”(《南汇县志》),“旱,蝗食禾几尽”(《青浦县志》)。

嘉靖十九年,庚子。七月顷,“苏松大水,溺死人数万”(《苏州?府志》)。

 

嘉靖二十四年,乙巳。松江,“大旱,米踊贵”(《苏州?府志》)。

嘉靖三十四年,乙卯。上海大疫。(弘治《上海志》)

 

(34页)嘉靖四十一年。是岁,松江大饥,饥民被迫掠食。(《松江?府志》)载:“是年(壬戌)大饥,斗米一百七十文,饥民四出抢掠”。

 

(36页)嘉靖四十五年,丙寅。是岁,秋,上海“大风雨,坏城市庐舍”(《上海县志》)。

(37页)隆庆元年。是年,苏州、松江二府大饥。(《明史 五行志》)

(40页)万历三年。江浙频年水灾。五月,淮扬大水,河决。

六月,松江境大风,海溢,漂没庐舍人畜颇多。(《松江府志》)

(41页)万历四年。是年,春,旱,江北河水断流。秋,河决,徐、丰、沛、睢宁、金乡、鱼台、单、曹等八州县,田庐漂没无数。(《国榷》或《神宗本纪》)

上海饥。(《上海县志》)

 

(42页)万历五年。七月,上海地区,“寒如初冬,霪雨伤稼”(《县志》)。

(44页)万历七年、上海大水成灾。(《县志》)。

(45页)万历九年。是年,京师旱,南畿饥。张居正上疏:“淮、凤、苏、松,连被灾伤;徐、宿间至以树皮充饥,或为为盗”。(《国榷》)

(46页)万历生年。七月底,上海“大雨,海溢,坏禾、棉,漂没人畜无算。岁大饥。”(《县志》)

(49页)万历十四年。是年,江南北,江西,大水。河南、陕西,大旱。饥民有食草木甚至吞石者。(《国榷》)

(50页)万历十五年。六月至八月间,上海地区“阴雨不止,异雷、飓风,卖、豆、棉花、稻俱伤。冬,斗米千钱,物价逾三倍。”(《上海县志》)

八月,江北蝗灾。山西、陕西、河南、山东,旱灾。(《明史 神宗本纪》)

万历十六年。春,上海“大旱、大疫,民死无算。夏五月(阴历),大水。秋七月,大风,田禾俱尽,民大饥。”据《县志》“时,斗米银二钱,斗麦银一钱,人啖糟糠,屑豆饼作粥,继以草根木叶。”

 

(52页)万历十七年。是年,“浙直大旱,太湖两淮涸,斗米三钱,道馑相枕。”(《国榷》)案:梁家勉曰“可能此时,银价要贵。”

万历十八年。六月间,“旱灾甚广,自畿内、河南、山东、江北,夏麦俱枯,秋禾未种。”(《国榷》)

 


(88页)万历三十六年。夏,“浙直大雨水,坏麦禾庐舍无算,”苏松常诸州府农田多淹没。(《府志》)

(97页)万历三十九年。七月下旬,“大雨水,都城内外暴涨”。大学士叶向高奏:“今岁之旱与去岁同。今岁之水又与三十五年同,且有甚焉。徐州以北,阴雨连绵,隰地皆成巨浸,田畴淹没,禾黍绝收。到处蝗飞蔽天,千里如扫。……辇谷之下,洪流飘荡,房屋倾颓。九衢罢市,万室无烟。啼号之下,与狂飙猛雨相为凄惨。”(《明实录》)

 

 


【明清】张履祥《杨园先生全集》卷四十九《补农书》上——《沈氏农书》

《运田地法》

“旧规素日,腐一块,值钱一文。当年钱,值银九毫;豆一石,值价五钱。今钱价、豆价不等,岂得尚以旧例行之?”(1402页)


“一,湖州水乡,每多水患。而淹没无收,止万历十六年、三十六年、崇祯十三年,周甲之中,不过三次耳。”(1402页)

 

一,长年每一名工银五两,吃米五石五斗,平价五两五钱,盘费一两,农具三钱,柴酒一两二钱,通计十三两。计管地四亩,包价值四两。稻田八亩,除租额外,上好盈米八石,平价算银八两。(1403页)

《蚕务》

一,遇叶贱之年,喂蚕实少,遍四分、五分一个,只该采卖。(1404页)

一,男耕女织,农家本务。酌其常规,妇人二名,每年织绢一百二十匹。每绢一两,平价一钱,计得价一百二十两。除应用经丝七百两,该价五十两,纬丝五百两,该价二十七两,【】丝线、家伙、丝蜡五两;妇人口食十两,共九十两数。实有三十两息。(1405页)

一,养胡羊十一支,一雄十雌。六月内,长安人来预撮叶,价每千斤三钱之外,冬天去载,计七千斤,约价三两。买羊草七千斤,七月内,崇、桐路上买,算除泥块,约价四钱,七千斤亦该三两。垫柴四千斤,约价二两。每年羊毛三十斤之外,约价二两。小羊十支,约价四两。

一,养猪六口。六口计一千八百斤,常价十二三两。大麦四百二十斤,计常价十一两,该三十余石。糟七百斤,计四千余斤,常价十二两。小猪本身六个,约价三两六钱。垫窠稻草一千八百斤,约价一两。(猪肉)每斤二分五厘算。(近来物价增,不可一例也。然饼价增,肉价亦增,随身长落。)

一,鸡鸭利极微。今计每鸭一只,一年吃大麦七斗,该价二钱五分;约生蛋一百八十个,该价七钱。种鹅四支,一雄三雌,一年吃大麦、秈谷四石,值价一两八钱。(鹅蛋,每个二分。)每小鹅一只,值价三四分。秋天初生之卵,到清明边换炭,每支价一钱四五分。(1406――1407页)

一,苏州买糟四千斤,约价一十二两。每糟百斤,烧酒二十斤,若上号得有十五斤。零卖每斤二分,顿卖也有一分六厘,断然不少。

一,长兴籴大麦四十担,约价一十二两。(以麦子酿成的酒)每斤分半,可抵麦本。酒药、烧柴斗只一分。

张履祥于《补农书下》曰:“沈氏所著(农书),归安、桐乡之交也。予桐人,谙桐业而已,施之嘉兴、秀水,或未尽合也。”

《杨园先生全集》卷五十《补农书》(下)

“米甚贵,丝甚贱,尚足与田相准。”(1411页)

“然鱼肉价常等,……”

鹅雏一支一钱,贱亦六七分。(1420页)

炭屑,杭州江干为佳,价又贱。路远不便,则鑪镇冶坊可籴。其价十月担可二钱五分。(1421页)

(用米酿酒)造酒人每石工银七分。(1422页)

《总论》

俗云:“为了一钱,饿倒一家。”蓑衣、箬帽一副,价贵不过一钱。(1422页)

 


【清】计六奇《明季北略》卷二十三:“李岩犬县令,出谕停征,乃崇祯八年(1635)七月初四日事。又作赈歌,各家劝勉赈济,歌曰:“年来蝗旱苦频仍,嚼啮禾苗岁不登,米价升腾增数倍,黎民处处不聊生,草根木叶权充腹,儿女呱呱相向哭,釜甑尘飞爨绝烟,数日难求一餐粥,官府征粮纵虎差,豪家索债如豺狼,可怜残喘存呼吸,魂魄先归泉壤埋,骷髅遍地积如山,叶重难过饥饿关,能不教人数行泪,泪洒还成点血斑,奉劝富家同赈济,太仓一粒恩无既,枯骨重教得再生,好生一念感天地。天地无私佑善人,善人得厚福长臻,助贫救乏功勋大,得厚流光裕子孙。””

 

【清】计六奇《明季北略》卷四:“崇祯元年十一月延绥饥,土府谷民王嘉允倡乱,饥民附之。”

 

【明】王以中《平妖集序》:“又自乙卯以来,水旱为灾,室家不保,疮痍尚未平复,师旅又苦繁兴,民间既蠢蠢生心,地方又眷眷多事。”

 

【明清】周在浚《大梁守城记》(刘益安:《大梁守城记笺证》,中州书画社出版社1982年第一版。)记载崇祯十四年李自成围攻汴梁城的始末。其中散见一些当时非常态的物价史料。兹录以下。

崇祯十四年。郑廉《豫变纪略》卷三“时岁凶民饥,兵无饷,盗贼遍野。”

梅村野史《鹿樵纪闻》卷下云:“福王及世子由崧缒城走,王以体肥不能远去,贼得而杀之,称其肉,重三百六十余斤,脔分股割,与鹿肉同烹,群贼胪食,名曰“福禄宴”。”

刘益安《大梁守城记笺证》7页:

河南自崇祯元年后,几乎无年不灾,农民破产流亡,而明王朝苛捐杂税有增无减。

崇祯十二年、十三年,河南灾情特重,赤地千里,又值蝗灾,野无寸草。米、麦每斗三千文,杂粮每斗二千七百文,人相食。

周在浚《大梁守城记》(83页)崇祯十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开封)草一把,钱二百文,后至四百文。野菜每斤钱五十,后至五百。

 

【明清】李文壂《守汴日志》:“草一担卖钱二百,后至三、四百。”

周在浚《大梁守城记》84页:“初四日,斩经纪李瞎虎于南隅。瞎虎名遇春,把持米价。闭城以来,麦一斗银二钱五分。遇春说五隅奸民腾其价五钱。”

 

《大梁守城记》87页:“(六月)二十日,中丞发银买粮,定价麦一石四两,杂粮一石三两。二十一日,司理委总社买粮,不限价。”

【明清】李文壂《守汴日志》:“时民间银一两换钱一千八百。”

【明清】周在浚:《大梁守城记》(108页)载崇祯十四年八月开封,时缺粮。“(民)以绢布网红虫,一斤获钱数千。瓦松一斤千钱,粪蛆盈器亦数数百钱。”

作者:之江抱阳生《甲申朝事小纪》卷八:“流寇困汴,城中粮一石价八十两至百二十粮,凡可充饥,食尽无遗。”

又载:“水中有小红虫,平时取以养金鱼者,故名曰金鱼子,每斤卖钱八百文至三千文,绝无矣。瓦松一片先卖二百文,至一千二百文,无有矣。甚至人相食。”

【明清】白愚:《汴围湿襟录》:“民间一刻如珠,官兵尚有余粮,皆括之大户之家。乡绅巨室觅买,但得粟而不计价,升粟卖至万钱。”(转引自刘益安《大梁守城记笺证》111页)

《大梁宫人行》:“银满一杯米一杯”。(转引同上页)

 

【明】黄瑜《双槐岁钞》卷十《筹边翊治策》:“自今恩义以培养于平日,威信以振起于临时,毋夺士卒之功,毋匿阵亡之报,重退缩之禁,恤死难之家,其夺回头畜财物,以十分为率,有主四分偿劳,六分给付,其无主者,并听军士入己,庶几赏罚明而军威振矣。王师所过,纪律不严,致令军士抢掠以充盘费,亦有将帅生事,百端扰索。近闻天花菜一斤价银三两,其余可知。”(207页)

 

赵翼《廿二史札记》卷三十六《明朝米价贵贱》:“《明史》《周忱传》,时京师百官月俸,皆持俸贴赴南京领米,米贱时,俸贴七八石易银一两。忱请重额官田极贫下户准纳银,每两当米四石,解京代俸。”

《马文升传》,输边者,粮一石费银一两以上,丰年用粮八九石方易银一两。

何乔新勘处播州事情疏云,四川布政使发银三百两,照依时价,每银一两买米二石五斗,给筑城夫口粮。

《李继贞传》,崇祯四年,斗米值银四钱,民多从贼。

《左懋第传》,崇祯时,山东兵荒,米石二十四两,河南乃每石一百五十两。

 

【清】顾傅金《蒲溪小志》卷四:“崇祯十四年,大旱,谷归。四五月不雨,米至三两一石。饿殍载道。”(108页)

 

《同上》卷四《田家月令》(嘉靖人,吕公原作)六月松江水没堤,黄豆青苗一截齐。若到甲申晴到夜,今年米价贱如泥。

《安亭志》卷三:“崇祯十四年,部议,……白粮随时定价。旧定每石七钱五分,岁可应运。崇祯十四、十五两年,日渐昂贵,贻累解户。”(40页)

 

《同上》卷三:“忱又派定征官布一十九万匹,准税粮一十九万石。忱奏请江南重额官田、极贫下户纳金花银,一两准米四石,布一匹准米一石。”

 

《广志绎》卷四《江南诸省》(台温地区)田土惟兰溪最踊贵,上田七八十金一亩者,次亦三四十,劣者亦十金,然所赋租,饶瘠颇不相远。(75页)

【明】顾起云《客座赘语》卷一《水灾》:“嘉靖三十九年庚申大水,江东门至三山门行舟。万历十四年丙戌五月初三五月初三日大雨,至十七年日,城中水高数尺……”

《同上》卷一《米价》:“嘉靖二年癸未,南都旱疫,死亡相枕籍,仓米价翔贵,至一两三四钱。时三年无麦,……万历十六年戊子夏,荒疫亦如嘉靖之癸未,死者亡算,南门司閽者以豆记棺,日以升计,哭声夜彻天。粳米价二两,仓米至一两五六钱。父老言,二百年来南都谷贵自未有至此者。”(25页)

《同上》卷二《议籴》:“金陵百年来谷价虽翔贵,至二两或一两五六钱,然不逾数时,米价辄渐平。从未有若西北之斗米数百钱,而饥馑连岁,至啮木皮、草根、砂石以为粻者。”

《同上书》卷二《铺行》:“一上官取松江大绫数十匹,每匹止给银一两二钱,而禁不许诉者。”(65页)

【明】沈榜《宛署杂记》卷十四《以字》《宗庙》

(四月份) 彘猪一口,价一两二钱;雉鸡三支,价三钱。

(五月份)李子五斤,价二钱。

《同上书同卷》《行幸》

蓑衣二十件,价六钱。斗笠二十个,价一两。

《同上书》卷十五《经费下》

木炭一百五十斤,价六钱六分。

惜薪司:糯米七石五斗五升,除户部领价银一两零五分外,每石贴脚价银一两六钱,该贴价一十二两零八分。

《同书同卷》《各衙门》

鸡四支,价一钱六分。鸡五支,价二钱。

太常寺:每年粳米四石六斗八升,价六两五钱五分二厘。糯米六斗,价一两八分。

【明】叶盛《水东日记》卷十一《记王轸父家书事》:“浙西米价极廉,白者十文一升,可见太平雉时矣。……洪武【】年【】月【】日”(117页)

【明】李诩《戒庵老人漫笔》(作者,江阴人。弘治十八年生,卒万历二十一年。)

卷三《甲辰岁荒》嘉靖二十三年甲辰,春雨淋漓,二麦萎黄,十无二三。自四月不雨,直至八月,中间虽小雨数次,……米麦之价腾贵,民不聊生,草根树皮,皆攘取充饥。

卷四《己未岁荒》嘉靖三十八年己未,旱荒异常,余乡有具呈于县者,……或廿钱籴得一升……(136页)

卷八《论赈济遏籴》余观枫山章公论赈济,遏籴二书,录之。

《与许知县完书》:“一、区区昔年分巡至邵武,正值饥荒,米价极贵,本府仓粮不能完纳……乃谓其民曰:“汝欲赈济,而无粟可发,别无可为,汝今征粮上官,每米一石该银一两二钱,于法不该宥免,我与汝减价,止纳六钱上官,其余六钱就与作赈济。””(314页)

【明】郎瑛《七修类稿》卷五十《荒年转语》:“嘉靖乙巳天下十荒八九,吾浙百物腾涌,米石一两五钱,……”

【清】叶梦珠《阅世编》卷一《灾异》崇祯十四年,因蝗灾致使上海地区米价腾贵。十五年,白米石价五两。

 

【清】张承先《南翔镇志》卷十二《杂志》纪事:“(崇祯十四年)时大司寇嘉禾徐公石麒,鸿磐旧友,得乘间以请,得准封进。七月初八日,具奏。二十六日,疏下户部议。户部请敕漕、抚察产米处,抵足原额,具覆。总漕史公可法、抚臣黄公希宪遵旨会议,米一石折银一两,解往天津,就彼处买米输纳。”

张鸿磐《请照旧永折疏》:“即就折银计之,泗州、桃源等处,每石折银五钱,嘉定折至九钱……”“

柳义南《李自成纪年附考》中物价史料:(中华书局1983年)

崇祯二年,

黄河大决,淹没泗州、睢宁二城。山陕均旱。延安米脂县大雪,三月,麦皆冻死。既而四月至七月,不雨。安定斗米银六钱。(24页)

 

崇祯三年,

陕西继续旱荒,斗米值万钱。延安府大饥,人相食。各县掘万人坑,以掩尸体。河南亦旱。杞县大水。(25页)

 

崇祯四年,

陕西继旱,至此已连四年。冬大雪,人畜死者过半。榆林斗米银六钱,人相食。安定斗米至一两二钱。(36页)

 

崇祯五年

陕北继续旱荒,安塞斗米银八钱,僵尸遍野。(44页)

 

崇祯六年,

山西、陕西大饥,继旱。山西自崇祯六年八月至七年四月不雨。郑州大水。(50页)

 

崇祯七年

山、陕大饥,人相食。米脂县斗米值银八钱二分。湖南大旱,江西亦饥。(55页)

 

崇祯八年

河南大旱。安庆大水。陕北延长一带岁饥,斗米银八钱,民掘草根树皮而食。

明政府再加助饷每两银一钱。(62页)

 

崇祯九年

山西大饥,人相食。河南旱蝗。陕西延安大疫。(78页)

 

崇祯十年

南北直隶、山西大旱。陕西、山东、河南蝗。民大饥,西安斗米值银四钱。陕西各地,有人相食者。(91页)

 

崇祯十一年

南北直隶、山东、河南大旱蝗。山西、陕西亦旱且饥。华北地区赤地千里。(101页)

 

崇祯十二年

南北直隶、河南、山东、山西旱饥,川泽皆涸,又大蝗,河南更甚,草木俱尽。陕西亦蝗,延川斗米银八钱。僵尸遍野,以致春间大疫。(120页)

  评论这张
 
阅读(115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