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多嘴--喘口气儿说五  

2011-08-09 20:17:51|  分类: 返朴寻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沉默权是一种艺术。
古今中外,您看看,除了各色大佬,谁敢保持沉默?只要被弄走,除非您有强悍的律师和有势力的家人运作,您能囫囵个出来,就算万幸。
鼓吹沉默权的,会害死许多人善良的人的。还是配合强权势力,先保住小命再说其他罢。
用艺术对抗政治,这是欺骗啊。

 

人造的东西太多,喧宾夺主。搞那么多亭台楼阁干甚么?就是荒山野岭,偶尔有个休息的平台,就可以了。旅游成为业,熙熙攘攘,皮毛浮草,是无聊人做无聊事。

 

台湾这个跟咱这个差不多,复兴中华嘛。教人向善。应该也算传统教育。没有教人使坏的。死心眼的,就要被害。说假话嘛,你好我好大家好,人之初性本善,尊敬孝顺三从四德,与现实社会两张皮。不要说就是因为大陆灌输了太多的斗争思想,造成了价值观混乱。那个海岛也是蝇营狗苟的,虚伪,是根子啊。

 

大锅沙文主义啊。那叫民族独立,你总不能让所有原殖民地国家或地区永远从属于日不落帝国或成为其一个省或邦国罢?能仅仅因为历史上曾被征服而永远做二等附属国吗?世界大同,那是将来的事,现在就是民族国家分立的时代。不要拿历史意淫了。所谓的汉唐,何曾真正拥有并有效管理过那些所谓的领土?赏赐多于进贡,要的就是那个万邦来朝的劲儿,过的就是那个瘾。真把越南、朝鲜、中亚、西伯利亚、东南亚拿过来,不把你愁死才怪。国家不是越大越好,民族不是越纯越好,人口和能源消耗不是越多越好,贪大称霸,总有一天会把自己整死的。

 

教师与记者一样,都是分三六九等的。但是这等职业,决不能混饭吃啊。跟医生一样一样的啊,不尊重自己的患者、学生和受众,滥竽充数,昏天混地,就是图财害命啊。


说好听点,叫理想主义,说难听点,就是骗人。制度是人在操作,应该知道周老爷子为什么那么愤激罢?辛亥了,民国了,换汤不换药啊。老爷子不要救国,要救民,要让国人脱胎换骨,恨不得通过手术方式,把国民的心肝全换掉。管用吗?

 

教科书摘录的罢。很官方、符合时代潮流。记得大财主的公子(是个读书人)曾用天意来解释人间的贫富贵贱差别,天生做奴仆的,就老老实实做奴仆,人家财主,那是前世修来的福。表面上看,所有宗教都讲求众生平等之类,可是教皇是怎么回事?那个原罪又是干甚么用的?佛为什么比菩萨高一等级?理性是一个工具,一个搞掉中世纪的工具。它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了。平等、博爱、自由之类启蒙时代的名词,作为资产阶级革命的历史使命也已经完成了。但是,人世间为什么还是地狱?难道不需要更深入的挖掘吗?人类的共性只是一个概念,只在与动物比较时,才有作用,它是一个类的概念。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层面,类的概念,是苍白的。如果仍然拘囚于所谓普世价值层面,就好像说,人是需要吃饭睡觉一样,那是本能,无需提醒的。而关注差别,也就是关注贫富贵贱的原因,关注游戏规则背后的阴谋,揭示这个阴谋,解决底层人的出路,才是有价值的。否则,就是骗人嘛。跟大财主家公子一样的坏嘛。


人之初,性本恶。所以需要改造人性,要么和风细雨的改,要么腥风血雨的改。宗教,其本质就是否定人性的。儒,不承认人性恶,道,要幻化人性恶,所以这片土地,从不曾有过对人性的深入思考,总是含混苟且,得过且过的,这个民族其实是没有根的,是靠经验生存的,它的显文化是苍白的。而唯一能支撑这个民族延续下来的,不是什么读书人的道统,也不是靠大辟之刑维护的法统,而是民间的朴素的生存智慧。在中国,千万莫谈普世价值,其一,它是虚而又虚的东西,根本解决不了实际问题,其二,只要是让中国来搞,铁定变味儿,成了某种遮羞布或保护伞,其三,人与人不一样,我和你一样享有这个享有那个,这是扯淡,古今中外,莫不如是。争人权,不是争这个。

 

你说你没站在小国立场上。大国沙文主义啊。狭隘民族主义,也就是通常说的极端爱国主义,纳粹时的德国,就是前鉴,极右的。二战时的日本家庭妇女一样为攻陷南京而欢呼雀跃啊,人家可真是爱国啊。
说中国支援朝鲜、越南抵抗侵略,是养狗看家护院。真是侮辱了自己啊,说高尚点,叫社会主义大家庭,说低俗点,就是不把战火烧到本土,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支援非洲,才可以说叫无私支援,其实还是为了争夺话语权。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非得说越南是中国的狗,那当年,美苏帮助中国打日本,中国岂不成了美苏的狗?让干甚么就得干甚么。

 

在目前的中国,谈虚而又虚的共性,回避急需解决的人与人的矛盾,说优雅点,叫差别,说彻底点,叫底层人被剥夺的太多,向利益集团、社会精英摇尾乞怜的谈共性,希望赏口饭吃。谁跟你谈。主流谈河蟹,那是欺骗,民间也谈河蟹、谈共性、谈普世价值,与虎谋皮啊,还是为虎作伥啊。说这些话的,不是被雇佣的流氓,就是自以为已步入中产的准成功人士,或者就是一些做着梦的读书人。醒醒罢,多少人挣扎在死亡线上,不要再奢谈狗屁普世价值了,底层人的需求与所谓上层人能一样吗?你想压迫再压迫,我就想抗争再抗争。人与人绝对不一样,不要纠缠杂耍般的所谓理论了。法律本身就是不公平的,社会本身就是不公平的,所以需要抗争。

 

平等仅仅是一个愿望,绝对平等更是不可能的。每一个人在政治和自由上,这话儿绕的有点混乱。自由和政治不是对等的概念,而是相嵌的概念。

每一个人都是国家的主人——公民,这也是不可能的。主人是干甚么的?是自己做主,支配他人的。看看古今中外,谁支配了谁?雇佣者和被雇佣者,谁说了算,谁能做主?公民,是一个古老的市民对国王的对等概念,那是古代的理念。记得那句话吗?--萨拉热窝的公民们,来认领尸体罢。那是一个符号,一个散在的、被动的、无助的、只有举手权的符号。

在社会权利上。什么叫社会权利?更混乱了。

不能有特权。这是说笑话。没有特权,那精英还叫精英吗?贵族还能找到感觉吗?看看有着各类信仰的人的价值观罢。看看这些支配人类数千年的价值观和游戏规则罢。

承认绝对的不公平,承认这些价值观与游戏规则背后的残酷、邪恶,才是诚实的,只有在这个基本认识下,才有可能为底层打出一片新天地来。

说你摇尾乞怜,就是因为,如果你身处底层,当你与精英贵族集团谈共性或普世价值的时候,它也在谈,谈的比你还大气,还慷慨激昂,还慈善。你难道要与你的穷弟兄谈普世价值吗?穷弟兄并没有掌握任何经济、政治、文化资源啊。

穷人的出路,只有抗争。

再在这个虚伪的一文不值的狗屁普世价值上饶舌,就是真的在欺骗善良的人了。

 

事实或真相,理想,实现理想的方法或手段。
承认事实或揭示真相,是第一步,无论是历史事实或现实存在。
理想,就是建设一个什么样的社会。
如何实现理想,无非有两种,和平的或协商的,暴力的或革命的。这其中的过程就千变万化了。
概念先行,或者把虚化的历史作为一种既成的概念,以此来规划、约制、裁定一切的社会行为或与此不同的理想,是一种偏执,大多是因个人生存阅历与社会地位有关的偏执。这种偏执,如果是恰好与底层人相一致,那就是同路人,不一致,只好分道扬镳了。
承认事实,是基础。也就是说,底层人的社会地位,根本就是做奴隶而不得,达不到奴隶的地位,臣民更谈不上了。确实不知道先生您是处在社会的哪个阶层(暂且用这个概念),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有隔阂。
承认事实不等于赞美这个既存的社会秩序。承认它,揭示它,就是为了明确方向,找准要害,否定它,改造它。
理想,每个人、每个阶层、每个政党、每个民族在每个历史阶段、每个犬牙交错的社会民族关系中,是不同的。非要从中找出那个共性来,不仅是徒劳的,也是对于各自的切身急迫的需求相悖的,因为它只是一个概念,一个符号,于事无补,干扰底层人追求真正民主、自由的实现。究竟什么人在干扰、破坏、阻挠底层人的抗争(反抗、争取、斗争)。
公民的概念是一个历史名词。公民当然不是臣民或奴隶。公民身份是需要一定经济条件的,是需要身份证的,公民议事,是不允许奴隶参加的。这种不把奴隶当人看的历史,你赞美它吗?
你说公民原本就具有的社会权利。原本到何时何地?社会一产生,就有吗?你的意思,这个原本就有,不是在述说史实,而是在进行一种价值判断。就是那几个人说的天赋人权嘛。这个说法,也是一个历史,一个有针对性的概念,启蒙。中世纪,别人都愚钝,被教会控制着,有几个清醒的,要启蒙,启蒙完了,就是抗争嘛,文艺界闹腾,学术界闹腾,最后来个大革命,搞宪政,两党,总统、共和,三权分立,反正变着法玩呗。这种玩法,连公民也厌烦了。与底层何干?
底层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权利,首先是经济权利,搞掉那个游戏规则,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游戏规则。怎么搞掉,靠政治权利。政治权利怎么获得?软的或硬的。这是真刀真枪的,关系身家性命的,不是玩概念。不改变那个游戏规则,只是叫好或倒好的,要么是帮闲,要么是真有利益在里面。
说得够清楚罢,国家主人先生。

 

要把资本家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有什么不对吗?非得要别人养活,才符合社会规律?培养一大批食利阶层,才是我朝之幸?我靠,这是人类的语言吗?太赤裸裸了,这是地狱魔鬼的狰狞啊。
俺家是中农。老爷子很有头脑,几个孩子,种地的,做生意的,就是为了发家,一个暴雷,均分,想不通。从个人角度的确想不通,凭什么啊?俺的,俺的,你的。他的。几千年,人间为什么争斗,就是因为你的我的。所以说,家庭是万恶之源。几代人攒的土地,你自己攒不了罢。还得靠继承,靠继承法,物权法。换个思路,你就是食利阶层,如果还允许你存在,那对于赤贫者岂不是太不公平了?家里穷的叮当乱响都是懒人或者抽大烟的,就算是吧,这些人占几成?看看那些挖煤的,乞讨的,无一技之长的,所谓弱势群体。这个概念有点歧视人啊。我就是弱势群体,我自认我特辛苦,为多挣几个活命钱,差点过劳死,我的拼命劳作,换来的是什么?是更残酷的剥削。这是残酷的事实。资本家辛苦吗,扯淡,全副心思放在勾心斗角上了,不要再美化资本家了,让人心寒呐。只有被残酷剥削的被雇佣者,才能体会人间的冷酷无情。够客气了。按照冤仇相报的公平方式,真该弄死他们。我们也要问一句,凭什么?就凭你们制定的那个游戏规则吗?如果你要说,人间就是如此,有本事你来做资本家啊?俺还真没那个本事,那是一个既定的几千年的圈套。俺有的仅剩的这点儿力气,揣把菜刀,只能做鱼死网破了。谁之罪?


净空法师愚民到如此程度,应该算黔驴技穷了。这因该算普世价值了,拿人类与其他众生比对。真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啊。反正就是忽悠呗。

 

要害是那个游戏规则。否则就是欺骗。即便是你说的那个所谓的公民社会,不会是天上掉下来的罢?究竟是底层人抗争来的,还是开明治者搞出来的?本有,还是本该?特权阶层在事实上是存在的。否则你这个调调就没有提出的必要。何谓特权?通过游戏规则占有资源(经济、政治文化资源)就是特权。您追求一个公民社会的建立,如果不作为,您就一辈子追求去罢。怎么越看越假啊,因为您总是回避赤裸裸的现实,更不要说如何改变现实了。您反对抗争,不抗争,您的这个消除特权的公民社会如何实现?谈谈过程与步骤罢。

 

坐而论道,论的还是虚无之道。有点魏晋风度。既然不关注底层,也非底层人,重心在于那个借了公民的名,实现中产阶级的社会秩序的实。就象当年那个新生的资产阶级向教皇、国王开炮一样的目的,民主倒是民主了,换了一种操作方法而已。底层人还是底层人,您又不赞成抗争,天上又不会掉馅饼。官方语气,与御用文人一样的啊。雅尔无用,假大空的干活。

 

大财主家的公子,也是这么说的。食利阶层算是哪门子分工?不如说,上帝就是这么分工的,不服找上帝评理去。那还要社会进步干甚么?别人掩盖都来不及,还有这么给不合理的社会秩序找理由的。赤裸裸啊。


一个学校而已。太把自己当事儿了。不就几间房,几个人,在那儿聊天嘛。论形象,还真不如在竹林里,喝着甜酒,翻着白眼,数落别人那几位。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