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西方“普世价值论”的僭称妄祚  

2013-12-29 22:39:31|  分类: 觥杯交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马林韬

       全球化发展的几十年来,曾被高调宣示为当代资本主义意识形态的理论表现和西方全球化战略一般政治经济形式的新自由主义暨“华盛顿共识”的全球推行,不仅导致许多发展中国家和社会转型国家陷入了深刻的资本主义矛盾和社会发展困境,甚至整个西方的发达资本主义世界也最终陷入了十分严重的金融社会危机——新自由主义显然是有些砸了! 
       于是,围绕着全球化改革的老议题,近年来又形成一些人又大肆鼓吹西方文明的所谓“普世价值”,并因此而形成了一场人们对西方文化理想符号、抑或也是社会文明标志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所谓“普世价值”的是非与否,却显得既是扑朔迷离,又有些过犹不及的激烈论争。 
       对于此,人们正需要从一个不偏不菲、不枉不诳的全新科学视角,来对近代以来西方自由主义文化和资本主义文明发展中不断地进行文化价值构建又不断地面临各种文化社会矛盾的情景,进行一些更加全景和更为辩证的历史分析和思想解读。 
       其实,一切关于博爱人道、公平正义、平等自由、幸福和谐、道德文明、天下大同的社会理想,在整个人类几千年的文明发展史上,不论是西方还是东方,也不论是哪一个具体的民族,或者是以什么宗教信仰为其文化表现的人们都共同追求的价值目标取向和自由王国理想,并构成了人们的所谓“普世主义价值”。但对这一切的追求,在千百年来,由于生产力和社会文明发展水平的低下,最终却只能寄托在宗教意境的彼岸天堂,或是道德形而上学的美好愿景之中,并不具备真正的社会现实性。 
        人类真正在现实性的意义上来建立现世生活的自由王国理想,则是近代西方资产阶级社会发展和由西方资产阶级领导的自由主义新文化运动的产物。自由主义实际上是欧洲中世纪末期以来,以文艺复兴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发端,人们开始对旧封建主义宗教文化的彼岸神性观念和对人性及人自身价值否定的思想展开批判、斗争,并不断地建立起新的人类世俗主义生活理想(真理)和现代文化思想体系的新文化运动。西方自由主义文化最核心的内容正是其社会生活理想和文化观念形态的真理价值问题。 
        从文艺复兴至今的500年来,西方自由主义的文化先驱和思想代表们就真理价值体系的问题,也曾经历了不断批判和重建的“三部曲”发展的复杂曲折过程,并且至今也没能真正地解决现代文明的所谓普世价值理论和现实社会发展相统一的真理问题。 
        在西方自由主义思想文化的发展中,是笛卡尔最先以“哲学革命”的方式来进行思想清理和“形而上学重建”(即“价值重建”或“意识形态重建”),以用理性的“新上帝”来取代宗教思想专制的“旧上帝”。也许大家都知道笛卡尔“我思故我在”的那句名言。然而大家更应该了解的则是,笛卡尔生活的时代正是没有思想自由的宗教专制时代。笛卡尔哲学革命的首要任务正是要挣破宗教专制的思想藩篱,争取思想自由。笛卡尔把“我思故我在”确立为其哲学的“第一条原理”,实际上是要在理性思辨的隐晦曲折中来确立他思想自由的这个第一位的革命信条。 
        在西方自由主义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到对旧神学批判的经验主义和理性主义的这个思想发展周期中,笛卡尔、斯宾诺莎、莱布尼茨等一些重要的思想代表,不断地以理性的思想进行着“形而上学重建”的新文化思想构建,但却并没有在真正现实性的意义上建立起现世生活理想的思想价值体系,而是在一系列云遮雾罩、曲折隐晦的关于“理性”和“上帝”概念的思辨论证中,最终形成了“莱布尼茨-沃尔夫”的形而上学体系。这个理性的新体系不过是把旧神学“独断论”的宗教哲学重新确立为一种理性形而上学的哲学宗教罢了,并由此而形成了一个“新独断论”的思想统治时期。这时的“理性”思想也日益地保守化、教条化,从而形成了对自由主义思想进一步发展的新禁锢。这其实也是大资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化贵族建立起权贵资本主义的政治统治后,在思想文化形态上趋于保守化和教条化的一个文化发展时期。 
        所以,自由主义的新文化运动还必须进一步突破这种“新教条”的束缚,并进入一个新的文化革命阶段。这个新的文化革命阶段就是18世纪以来,从启蒙运动、法国大革命到德国古典主义哲学革命的这样一个文化构建的发展周期。启蒙运动促进和形成了这一时期自由思想的进一步解放和发展,并最终导致建立资产阶级市民社会关系和理想王国的法国大革命的爆发,德国古典哲学则被认为是对法国大革命的理论总结。 
        在法国大革命中,人们提出了“自由、平等、博爱”的革命口号,并把自由主义理想同在现实生活中建立理性国家的目标结合在一起,而不再似以往只是流于概念思辨的“空头革命”了。 
       但问题是,它们都具有了什么样的现实性表现呢?或者用黑格尔后来一再强调的,是否也具有了“真理的现实性”呢? 
       众所周知的是,在“自由、平等、博爱”的崇高理想和激情奔放中爆发的法国大革命,很快就变成了围绕革命纯洁性争论和派别权力斗争的一场轮番喋血的政治大恐怖,之后又形成,在革命中崛起的新权贵们,以极其野蛮和贪婪无耻的手段对旧贵族财产、教会地产和一切社会公共资产的疯狂攫取和拍卖掠夺,以至革命陷入了争权夺利、巧取豪夺和反复无常的极度混乱中,直至拿破仑发动政变,并以军事独裁的方式来承继了大革命的成果和建立起了资产阶级统治的新秩序。在拿破仑之后的一百多年里,法国也主要是靠阶级专政的政治形式来建立和维系资产阶级的社会秩序和法权利益的。 
        这一切的历史写照,正如恩格斯评说的: 
        ……这次革命,是第三等级即从事生产和贸易的多数国民对以前享有特权的游手好闲的等级即贵族和僧侣的胜利。但是,很快就暴露出,第三等级的胜利只是这个等级中的一小部分人的胜利,是第三等级中享有社会特权的阶层即资产阶级夺得政治权力。而且这部分资产阶级还在革命过程中就迅速地发展起来了,这是因为它通过没收后加以拍卖的贵族和教会的地产进行了投机,同时又以承办军用品欺骗了国家。正是这些骗子的统治在督政府时代使法国和革命濒于覆灭,从而使拿破仑得到举行政变的借口“ 
      “自由、平等、博爱”的理想并没有在革命和革命后的社会现实中得到任何意义上的体现。以至后来的法国人文主义作家罗曼·罗兰还大为感慨道:自由,自由,多少罪恶都是假汝之名! 
        对此,人们应该了解的正是,西方自由主义的新文化革命,其实是以个性解放、人权自由和私有财产权神圣的资产阶级口号为其思想宗旨和文化本质的。西方自由主义文化的那些大思想家和大哲学家们,似乎丝毫也不像众多生活在社会底层、甚至被称为“无套裤汉”的自由主义“粉丝”们那样,虽一无所有,却盲目地对所谓“自由民主”充满了激情、浪漫和狂热,而是显得更深邃、冷峻和现实一些,所以在论及人的自由权利及人们自由权利普遍化的社会真理时,从洛克、卢梭到黑格尔等,都无不把个人的财产所有权看作人们最基本的自由权利或人权。黑格尔还把这看作是自由主义的真理现实性的具体体现——这无疑是正确的,要是一个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权利,还何谈什么自由呢?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