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日军幽灵 “大陆挺进队”  

2013-02-23 00:56:45|  分类: 残碑断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戴着眼镜,身穿蓝布衫像是教书先生的人,手里却提着一挺轻机枪,一边疯狂地对国民党守军扫射,一边往前冲;另外还有几个农民打扮的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也抱着机枪超前冲。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守桥的国民党军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有两个武装便衣冲到最近的一座防御工事,围着工事开枪。他们没有找到工事入口,便掏出一颗手雷从枪眼塞进去。“轰”的一声这座防御工事被炸毁了。两个人又扑向另外的工事。这时,南岸上还有几个守桥的国民党军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发呆。一下子,从人群中又冒出来十几名化装成难民的日军……”日军大陆挺进队的特工成员,其肩上扛的,是被日军视为中国军队最优秀步兵武器的捷克ZB-26轻机枪。照片标注“除了四肢和脑袋是日本造的,其他的一切都要和中国兵一模一样,这就是中野学校苦心设计的效果”。

  这并不是电影,而是布防在江边小镇新市的国民党军中一名入伍才一年的新兵杨佩尧的回忆,1942年 9月24日,他正与战友们一同守卫在新市浮桥码头边的阵地上,就看到了如此惊心动魄的一幕。

  在中国战场,日本陆军曾组编一批十分神秘的部队。他们可以讲流利的中文,熟悉中国军队的口令和指挥模式,经常穿插到在中国阵地后方,执行袭击,暗杀,侦查等特种任务。他们在中方腹地活动时穿中国军装或便服,使用中国军队的武器,令人真假难辨,为害极大。文章开头的这段文字,描述的就是中国军队在面对这支奇特的日军时猝不及防的典型场面。 这批敌军,就是日军情报培训机关专门建立的,以中野学校毕业生为主组成的化妆袭击部队。日军中野学校,是日本陆军建立的,以特工活动为主的特殊学校。这所学校的学员,大多有较高的教育基础,以入学就被灌输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并有针对性地模仿对手国家军人或平民的生活,学习期间不能说日语,只能说所模仿国家的语言。据说,其中国班的学员,取得毕业证书前必须到中国实习,要求能够和中国人一起住宿而不被识破才算合格。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的毕业生组成特种部队,在整个东亚战场从事谍报,颠覆,侦查等活动,无论在爪哇还是特鲁克群岛,在苏蒙边界还是越南丛林,都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

  被称为“最后一个日本兵”,一直到1974年才在菲律宾丛林中放下武器的小野田宽郎少尉,就是中野学校培养的特工部队成员。他1944年奉命在卢邦岛上进行游击作战。在日本战败后的二十九年间,始终通过射杀当地农民和司机,烧毁物资,作为支持他认为尚未结束的“圣战”的手段。中野学校部队的凶狡顽固,训练之严格可见一斑。投降仪式上的小野田宽郎,他在战后先后射杀了130名无辜菲律宾人,被称为“卢邦岛上的魔鬼”。

  作为日本陆军最大的战场,中国战场也是中野学校人员极为重视的活动舞台。在这里,日军大量使用化妆袭击部队,在多次战役中扮演重要角色。例如,日军渡黄河之战,就以伪装成中国人的特种部队先锋,日军在缅甸同古遭到戴安澜师顽强抵抗无法突破时,也使用特种部队冒充缅甸人,赶牛车试图钻隙穿插中国军队战线。在华北的作战中,日军也曾编制专门袭杀八路军领导人的益子重雄“挺进杀人队”。日军化妆袭击部队在中日战场上屡屡出现,对编制庞杂,而且缺乏统一指挥的中国军队遭到重大损失。但是,由于日军对对其化妆袭击部队始终讳莫如深,所以,其真容一直如同隐藏在五里雾中。比如,杨佩尧的回忆中提到的那支日军,直到1965年才确认为中野学校毕业生组成的“大陆挺进队”

  由于当时有日军原部队成员披露了其作战过程,中方研究人员才对这支部队有了比较明确的认识。

  在《侵华日军便衣特工队揭密》中,有这样一段根据日文资料对该部队的描写:“他们先是进攻长沙,任务是潜入中国部队后方,搅乱中国的防线,为攻击部队担当尖兵,并打开通道。开始时,他们穿中国军服混进中国部队里,还故意穿着不整,装出疲惫不堪的样子,无论怎么看都跟中国兵一样。有时又扮成难民混入人流向中国守军背后穿插。

  侵占长沙后,“大陆挺进队”的老巢就安在长沙。他们的宿舍完全像是中国兵营,床上、墙上挂的,都是中国的枪支和物品,随时可以化装出发;只有在整队离营时,他们才会敬上一个标准的日式军礼,然后就完全像中国军队或者难民一样活动了。

  几十年后,这支“大陆挺进队”的老鬼子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仍然兴奋不已:当他们领受任务悄悄地通过前沿时,有时会被不了解内情的日本兵发现。看见身着中国军服的挺进队员,日军都紧张地大叫“敌人来了!”

  有一次在湘西,“大陆挺进队”前去袭击中国后方的机场,经过一座铁桥时,简直就像偷袭汩罗江浮桥的重演:中国守军还以为是自己人,满面笑容地打着招呼为他们送行。而装扮成中国兵的日军特工队员却按捺不住心中的窃喜,嘲笑着中国军队的善良!当他们举枪偷袭时,守军士兵还没明白过来就陷入了血光之灾。这可以算是对侵华日军中化妆袭击部队最详细地描述了。萨在整理收集到的日本旧杂志时候,意外发现,其中一批照片,描述的正是这支“大陆挺进队”,而拍摄的场景,恰恰和上面文中所描写的内容极为接近!

  那么,这伙狡诈的日军,究竟是怎样的形象呢?就让我们在一个甲子之后,拿这批照片,来展现给大家吧。在宿舍中吃饭的日军特工,日军偶然到这里的人员形容:“乍看起来,仿佛如同战俘营一般。” 这大概就是“侵占长沙后,“大陆挺进队”的老巢就安在长沙。他们的宿舍完全像是中国兵营,床上、墙上挂的,都是中国的枪支和物品,随时可以化装出发“描述的场景吧。长沙会战之后,这伙日军特工被派出,从湘西出发偷袭桂林空军基地,注意看,这三名日军特工连肩枪的姿势,都是模仿中国兵的。这批敌军,就是日军情报培训机关专门建立的,以中野学校毕业生为主组成的化妆袭击部队。日军中野学校,是日本陆军建立的,以特工活动为主的特殊学校。这所学校的学员,大多有较高的教育基础,以入学就被灌输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并有针对性地模仿对手国家军人或平民的生活,学习期间不能说日语,只能说所模仿国家的语言。据说,其中国班的学员,取得毕业证书前必须到中国实习,要求能够和中国人一起住宿而不被识破才算合格。
活动范围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它的毕业生组成的这支特种部队,在整个东亚战场从事谍报,颠覆,侦查等活动,无论在爪哇还是特鲁克群岛,在苏蒙边界还是越南丛林,都可以见到他们的身影。   投降仪式上的小野田宽郎 
      被称为“最后一个日本兵”,一直到1974年才在菲律宾丛林中放下武器的小野田宽郎少尉,就是中野学校培养的特工部队成员。他1944年奉命在卢邦岛上进行游击作战。在日本战败后的二十九年间,始终通过射杀当地农民和司机,烧毁物资,作为支持他认为尚未结束的“圣战”的手段。他在战后先后射杀了130名无辜菲律宾人,被称为“卢邦岛上的魔鬼”。
  作为日本陆军最大的战场,中国战场也是中野学校人员极为重视的活动舞台。在这里,日军大量使用化妆袭击部队,在多次战役中扮演重要角色。例如,日军渡黄河之战,就以伪装成中国人的特种部队先锋,日军在缅甸同古遭到戴安澜师顽强抵抗无法突破时,也使用特种部队冒充缅甸人,赶牛车试图钻隙穿插中国军队战线。在华北的作战中,日军也曾编制专门袭杀八路军领导人的益子重雄“挺进杀人队”。
  日军化妆袭击部队在中日战场上屡屡出现,对编制庞杂,而且缺乏统一指挥的中国军队遭到重大损失。但是,由于日军对对其化妆袭击部队始终讳莫如深,所以,其真容一直如同隐藏在雾中。比如,杨佩尧的回忆中提到的那支日军,直到1965年才确认为中野学校毕业生组成的“大陆挺进队”。[1]
人才培养
  日本发动侵华战争蓄谋已久,从甲午战争前就开始了针对中国的间谍 侦察活动,百年来被接露的这种事实不计其数。虽然如此,日本军国主义培养和训练特工的情况似乎仍然是秘密中的秘密,被深藏掩盖难得披露,外界一直所知甚少。一直到1965年,才有一位当年的日本特工披露了一些日本在二战时“便衣特工队”的照片……原来在东京有一所“中野学校”,它是培养日本间谍和特工的一个摇篮。
  这座被日本老兵称作“007 老窝”的日本间谍学校当时在东京的中野区,人们都叫它“中野学校”。中野学校原来是一座警察学校,在战时用于培养日本宪兵和特工,入校的学生从士官到军官,都是日本现役军人。学习特工的学生们一进学校就被编入不同的班。虽说是班,其实并不像班,而更像是“家”。不同的班模拟不同的国家,学生一进班,就要完全像在某国一样起居生活,学习该国语言(主要是东方语言),不许说日本话;学习该国的历史地理,一切风俗习惯要跟在该国一样,学院要尽可能地完全忘记自己的日本人身份。除此之外,作为特工所需要的情报、通讯、武器、暗杀、格斗和生存等诸多技能,都是必修课。
  作为宪兵的学生主要从部队中有大学文凭的军官或士官中选拔并严格培训。从这里出来过一位“最有名”的宪兵,就是在战后被判死刑的战犯代田银太郎,他虽然只是少尉宪兵,却被指控在菲律宾犯有杀害抗 日居民等三项罪行。他在狱中曾作歌一曲“啊!蒙特鲁帕的夜深沉……”一直被日本老兵和战犯遗属当作“战犯之歌”来传唱。
  中野学校的毕业生,学习结束就被派往所模拟训练的对象国,在特高课作特务、宪兵 ,他们或作单线联系的间谍,或者成为日本间谍部队中的成员。1942年前后,在长沙会战中就曾活跃着一支凶残的日军武装便衣队,他们都是毕业于中野学校。
作战经历
  武汉会战以后,紧接着是湘北之战。日酋冈村 
身穿中式服装的日军特工
    宁茨的屠刀指向长沙,汨罗江成为我军保卫湘北的第二道防线,布防在江边小镇新市的国民党军中有一个入伍才一年的名叫杨佩尧的新兵,与战友们一同守卫在新市浮桥码头边的阵地上,他在这里遭遇了当兵后的第一场战斗。自从9月18日新墙河战斗打响后,这里就成了国民党军南撤的重要通道。守到第六天中午,先是后撤的部队,后是不断的难民从这里涌过,浮桥紧张起来。突然不远的地方“哒哒哒”响起机枪声,他急忙一头扎到掩体里往外一看,看到的却是令人惊奇的一幕。
  一个戴着眼镜,身穿蓝布衫像是教书先生的人,手里却提着一挺轻机枪,一边疯狂地对国民党守军扫射,一边往前冲;另外还有几个农民打扮的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也抱着机枪超前冲。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守桥的国民党军们还没有明白过来,就有两个武装便衣冲到最近的一座防御工事,围着工事开枪。他们没有找到工事入口,便掏出一颗手雷从枪眼塞进去。“轰”的一声这座防御工事被炸毁了。两个人又扑向另外的工事。这时,南岸上还有几个守桥的国民党军士兵眼睁睁地看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在发呆。一下子,从人群中又冒出来十几名化装成难民的日军……
  像杨佩尧这样的遭遇,以后还发生过多次。直到现在中国战史上还有这样的记载:日军尾随中国军队直到汨罗江北岸,一部分日军化装成中国难民……偷渡汨罗江窜至新市,配合主力渡河拿下新市。其实,这些扮作难民的日军并非一般的士兵,而是侵华日军中的便衣特工,他们都是从中野学校毕业的“中国通”。 宿舍中吃饭的日军特工-“大陆挺进队”
  侵占长沙后,“大陆挺进队”的老巢就安在长沙。他们的宿舍完全像是中国兵营,床上、墙上挂的,都是中国的枪支和物品,随时可以化装出发;只有在整队离营时,他们才会敬上一个标准的日式军礼,然后就完全像中国军队或者难民一样活动了。
  几十年后,这支“大陆挺进队”的老鬼子回忆起当年的情形,仍然兴奋不已:当他们领受任务悄悄地通过前沿时,有时会被不了解内情的日本兵发现。看见身着中国军服的挺进队员,日军都紧张地大叫“敌人来了!”
  有一次在湘西,“大陆挺进队”前去袭击中国后方的机场,经过一座铁桥时,简直就像偷袭汨罗江浮桥的重演:中国守军还以为是自己人,满面笑容地打着招呼为他们送行。而装扮成中国兵的日军特工队员却按捺不住心中的窃喜,嘲笑着中国军队的善良!当他们举枪偷袭时,守军士兵还没明白过来就陷入了血光之灾。
  像“大陆挺进队”这样专门训练出来的武装特工,比一般的日军更加凶狠残暴。他们从湘北转战到滇东、滇西,一支活动到日本投降后才被遣返回国。
特工装备
  日本便衣特工在设备上还配备夜战设备,有些设备还用于日军对于会八路军的夜战在1941年7月版的日本陆军步兵学校的《步兵教练参考》第10月1日卷联、大队教练一书中的《夜里战斗》中瞥见"方向维持"的图示中有"闪动小灯火",作者判断本日军所谓隐显灯的概称日军隐显灯有多种,作者藏有被称作"九二式"的隐显灯,这是日本陆军制式装具,其可回转的遮光盖的开闭可进行灯号联络
  这盏灯使起侵华日军进攻江西九江时,用灯在夜里正面吸引神州军队,而主力从侧面攻下我国军队的阵地
  日军当时施用的灯另有可折叠的三角学形和四方形用蜡烛的便携折叠军用提灯,三角学形的折叠灯称"小田原灯",据说是以前强盗施用的提灯强盗用的灯,设备强盗般的军队也是一种讽刺值当一提的是日军另有一种用于夜里指挥和联络的"回光通信器",日军又称"无电地携带电灯"其电源为皮盒中的手摇发电机北京一权势巨子博物馆将八路军缉获的这种灯陈列时称为"手摇发电机",忽略了它主如果日军用来夜战用的灯
  日军便衣队除开夜灯外,还用信鸽做为通报谍报的工具军鸽也是日军夜里战斗的通信工具作者有1个铝制的日本军鸽"信书管""信书管"缚于军鸽足部,用于部队间通报信息
  日本军鸽通信创建明治时期,工兵中尉石川清太自费豢养研究甲午战役中日军起头施用军鸽通信,并由神州输入鸽子进行军鸽训养侵华战役中,日军步、骑兵都施用军鸽通信在作者保藏的日军1932年版的《阵中要务令》的"通信设备和实施"条目中,作者瞥见日军当时对于军鸽、军犬、通信与无线电通信并重在日军联队的通信中队有军鸽班和军犬班1940年驻东北的日军第141师团步兵第59联队通信中队军鸽班的"饲料赐与例和日课完成期限表"显示,军鸽通信能力与训练日数有关日本军鸽夜里通信能力,据称训练3日,通信间隔为1 000米,通信速率每分钟300~500米若训练日数在7~10日,其夜里通信间隔可达到3 000~5 000米日本军鸽昼间的通信速率约500~1 000米,固定通信间隔可达300公里,移动通信间隔可达30~40公里,往返通信间隔在30公里较"信书管"大的另有"信书筒",用于通报较大的图或文书在1931年的日本军歌《满洲进行曲》的歌词中还出格提到军鸽
  此外,军犬也是侵华日军的帮凶"九.一八"事变前后,日军军犬主要用于铁路、桥梁的警戒关东军还专有"军用犬养成所""七.七"事变后,日军军犬主要用于通信,称之为"传令犬"
  这些缉获日军的灯、叫子和信书筒,促推作者怀着极大的乐趣,以八路军总部作战参谋的心态翻阅保藏的60多年前日军步兵学校的步兵战术教材,在其字里行间及图表中寻觅日军的夜战原则和夜战战例
  日军倡导夜战,以弥补其火力的不足这在其"范例令"的教材中也能体现在1940年8月日军分队战术教材中,第一章《进犯》中有一节《夜里、傍晚、黎明的行动》,在第二章《防御》中有一节《夜里战斗》在同年8月的小分队和中队、大队步兵战术教练中,"夜里战斗"成为除进犯与防御以外的专章此中第一节进犯,包括进犯筹办、障碍物粉碎班、进路标明及诱导、突击、夺取所在的确保等项;第二节防御,包括阵地占领、昼夜里配备的变更、昼间阵地占领的筹办和战斗实施等项到1941年7月版的联队战术教练时,篇章配置更加重视夜战第一章《战斗》(包括进犯与防御),第二章即为《夜里战斗》这些步兵战术教材中夜里篇章的配置,充实反应了当时日军作战和训练的"圣经"--《步兵操典》重视夜战的不雅点这里要说明一下,日军所谓小分队、中队、大队、联队,别离是排、连、营、团
  再说侵华日军夜战战例作者保藏的日军教育总监部1940年5月版的《小战例集》根据侵华作战经验选编了50个战例虽然日军重视夜战,但作者在这本小册子中只发现了5个夜战战例:
  --1937年9月26日,山西雁门关相近岩山夜袭作战
  --1937年11月12日,杭州湾登岸作战中步军工兵协同,出其不料夜袭成功战例
  --1937年9月7日,上海相近陈宅、西金寨村骑兵侦察兵潜入神州军队指挥部奇袭成功战例
  --1938年2月11日,山西灵石夜里机动、秘匿企图,奔袭歼灭作战
  --1938年11月7日,山西昔阳、榆次途中乘夜暗进犯神州军队侧翼成功
  这些日军的夜战战例范围很小,如第3个战例,只不过是1个叫前田的日军军曹带着几个骑兵乘夜暗窜到神州军队的指挥所相近扔了几颗手榴弹,自称"数十人死伤"而已这些日军夜战的小胜利与1937年10月19日,八路军129师769团夜袭阳明堡机场击毁敌机24架,歼敌100余名的大胜利不成同日而语神州的夜,偏爱中领土地的保卫者,这一点儿任何侵略者都应该谨记!
  早在1902年,以教授军刀斩劈、刺杀、肉搏见长的日本陆军户山学校中,有位教官橘周太步兵大尉编写了《步兵夜里教育》一书书中具体例举了作为夜战联络之用的叫子的多种施用方法例如:叫子短一声代表动令,哨声的是非组合,别离表示遏制间行进、行进间遏制、行进间向左转等各类命令
  也正是这个夜战专业人士橘周太,在1905年的日俄战役中死于夜战,所在是神州辽阳的148高地当时橘周太为步兵第34联队第一大队大队长,中佐军衔为此,日俄战役中颇有"声名"的广濑武夫中佐作《军神橘中佐》的军歌在小学生中传唱一世纪已往了,时至今日作者见到橘周太的画像、雕像仍悬挂和矗立在日本静冈县陆上自卫队板妻驻地原步兵34联队资料馆
  在日本2002年出版的藤田昌雄等编著的《帝国陆军的衣食住》一书中惊疑的瞥见日官佐兵将自备的脚踏车灯称作"怀中灯",并用于作战于是作者又翻检出1940年11月版的日本陆军步兵学校的《步兵教练参考》第三卷中队教练小分队一书,发现"怀中灯"竟然作为夜战器具材料写入教材日军教材中"夜里战斗"的进犯筹办中要求:勘正钟表、查抄夜光指北针(并强调精度不良不克不及施用)、指挥小旗、微光灯及怀中电灯的点检,并要求带"新闻纸"(报纸)等撕开作为标明材料……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