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交代情况报告(甲)  

2013-04-04 23:12:37|  分类: 经典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电影剧本创作所五人小组

    ××最近的表现:自从六月七日在编辑部小组会上,进行一般的揭发与斗争,继在八月九日第二次斗争会上抛出一些材料后,××的问题已基本被突破,当专案小组接连用两天两晚的时间让他口头交代后,××便逐日陆续以书面进行交代,目下仍在继续交代中。十一日,我们让他交出信件和日记,发现他此前对组织对斗争会上积极发言的同志深怀恶感,并对运动表现抗拒。在运动开展以来有意地隐瞒他们“家族”反革命小集团,及其他的问题。经过我们反复交代政策,劝压兼施,他才开始交代。由于其中还有较为严重的破坏性的流言蜚语及其他反动活动事实,他自知问题比较严重因而害怕起来,对着专案小组连呼:“我怎么办哪?”我完了!’并捂脸哭泣,不到饭厅吃饭;又说:“我对不起×××(他的爱人——未婚)”,“我恨××”等等,并吞吐地表示请组织对×××宽大些。近两三天在参加全电影局大会回来后,专案小组对他施加压力,他说他的问题只有若干可能忘记的事实尚未交代,但肯定他自己“不是特务”,“如果××、××是特务,这个‘家族’反革命小集团就是个特务组织,那我就是特务,这我可以肯定。”但他紧接着又说:“我糊里糊涂的当了特务,不过我自己清楚,我并未加入特务组织。”反来复去这样为自己辩护。经过专案组说理斗争之后表示愿意继续坦白彻底交代。

    (乙)交代的主要问题与事实:

    一、“家族”小集团的成员、“家族之友”及经常来往的人:

    据××交代,“家族”的基本成员是:杜高(李传惠,在剧协)、汪明(静轩,在剧协)、田庄(景岳、田连,在“家族”中被称为“湖南才子”)、罗坚(中央实验歌剧院民间戏曲团乐队)、蔡亮(美术学院)、陶冶(对外文化联络局,现在国外)、杜鸣心(现在苏联),此外,××交代说是“经常来往的”,但我们从其他方面得到的材料证明也是“家族”的一员的,有:

    王里(美术出版社)、江荧(美术出版社)、谢蓉明(上海实验歌剧院)、王镇(青年艺术剧院)、王亦放(王正,青艺)、纪芒(青艺)、陈敏凡(电影局)、张自嶷(蔡亮的爱人,美术学院)、胡秀玉(陶冶的爱人)、舒巧(杜高的爱人,上海歌舞团)、尤在(大公报)、孟力(在青岛,特务,有血债,和杜高单线关系)、王蓓(四姑娘,上影)、王肇烟(全国文联)。此外,据××交代,和这个“家族”经常来往的或和杜高、汪明等很熟的,有:吕伦(上海歌舞团)、朱琳(人艺)、孟健(人艺,是天津“四大金刚’之一,余晓的爱人)、陈怀皑(演员剧团)、常虹、刘燕驰、巴鸿(演员剧团)、黎铿(演员剧团)、王黎拓、鲁军(剧本创作所);此外,青艺的萧崎,据交代说只是“家族之友”,还有半年“候补期”,要再“考验半年”才能入族。据××交代,他们“家族”的人,曾和黄苗子“一见如故”,经常来往。吴祖光等曾有意让××与黄苗子的小姨子×××结婚(黄是对外贸易促进会已破案的特务),和电影局胡风分子黄若海、陈卓猷也都关系密切。据供:这个“家族"有两个大哥,一个是“洪道大哥”,一个是“祖光大哥”和“凤霞大嫂”。他们和潘开茨也很熟,潘是杜高的表姐夫,是农业部集体农庄管理局局长:他们和潘的弟弟潘开佩也有来往,他在人民教育出版社。

    汪明和公刘在香港就认识。汪明和蔡田是在伪国立剧专(江安)的同学。

    据××交代,杜高还认识上海人艺的陈崎。并且田庄到杜高家去时,还遇到过本局导演张客,据说他们在上海就熟识。

    二、“家族”小集团的形成:

    田庄由胡风分子黄若海介绍认识了汪明(一九五0年),一九五二年,由汪明介绍认识杜高,和陶冶是在没进解放区时就认识的,最初是这四个人常在一起,后来逐渐加入了蔡亮(和杜高在长辛店认识的)、罗坚、杜鸣心(和汪明、陶冶、罗坚,在育才学校同学)——这七个人是“家族”的基本成员。还有个谢蓉明,是汪明在国立剧专的同学,是田庄在上海市立剧专的同学。这个名称,据××交代,是杜高喊起来的,他们这几个人都是以“流浪儿童”自命,因此觉得“家族”这个称呼很亲切,就喊起来了。

    这个“家族”里面的分子,都觉得自己很有“天才”和“能力”,自以为都是“大有天才”的青年,干哪样的都有(戏剧、音乐、美术、理论、文学、电影……)将来都是。前途无量”,觉得组成一个“家族”很有意义,他们曾狂言过:“十年之后,文联主席团,就要换上我们这些人了!”(这句话,××不承认他讲过,甚至说,他连听都没听说过,当我们给他揭发后,他说:“假如有这样的话,一定是杜高讲的。”)

    据××交代,他们事实上是以“天才集团”的面貌活动的,有些人虽然跟“家族”很熟,但他们觉得“没天才”或“没出息”,就不能跟他们更加亲切起来,如:鲁军和谢蓉明。

    另外据××交代说:他们觉得“家族”只应该有青年人,所以王肇烟、萧崎,都不能在他们心中构成“家族”成员。

    三、“家族”小集团的罪恶活动:

    这个反革命小集团,据目前的材料看是以杜高为首,汪明、田庄为核心骨干,又是受路翎直接领导的。

    他们过从甚密,一星期至少会见一、两次,经常集会的地方是在公园、饭馆,而最多的是吴祖光家,潘开茨家也去过几次,而两次过年,他们都带着酒肉到洪遒家里“过年”,并为“家族”干杯,他们的罪恶活动如下:

    (一)打探和互相传播政治性的流言蜚语以及种种诬蔑性质的谣言。

    1.诽谤党和国家的领导人员。如说周扬的老婆是胡风从前的爱人,周扬和胡风之间有私人成见:贺龙在朝鲜跟吴祖光他们说周扬领导不行:周总理对吴祖光他们说刘芝明受高岗的影响,强调东北先进,所组织的剧本是阶级斗争熄灭论反映,因此就不让刘芝明当部长:刘少奇同志跟老婆离了婚,又跟个打字员结了婚(杜高交代说跟个女教授结婚了);郭沫若又恋爱了,是老风流:叶剑英爱漂亮姑娘,现在的老婆年轻漂亮,却又不和;××爱张瑞芳,在老远地方看一眼就很满足,他老婆×××为此去了青岛,并说×××身为北京市民主妇联主席,却处理不好自己的婚姻问题等,××挨了总理一顿骂,两人和好了;周扬和王昆仑女儿王金陵一起看戏,等等。

    2.诽谤、诬蔑中朝、中苏、世界各国青年间的友谊关系。如说契尔卡索夫在上海摸了××的大腿:田庄对汪明讲一朝鲜妇女主动与我志愿军伤员“发生关系”;世青大会上各国男女乱搞男女关系:说茅盾讲过苏联的“淫风甚炽”等等。

    3.诽谤、诬蔑所在机关的领导。如田庄向他们“家族’说了许多关于电影局和创作所领导的坏话,他说电影局老干部排斥新干部,章泯很苦恼,白了双鬓;电影局使用干部不当,一个出纳,调到其他机关当了副处长;说创作所压制新生力量,而“老干部党龄长得吓死人,却写不出剧本来”;说王震之“不学无术”,不懂理论却放在理论岗位上,“把胡说当成真理”等;说陈荒煤“不懂装懂,好为人师”等等。

    4.散布流言蜚语。㈠田庄听吴祖光说,习仲勋说贝利亚是不是党员,还没有查清楚,田庄就向汪明、杜高讲了。㈡田庄听盛家伦说英国工人日报载,贝利亚先是勾结了他的几个副部长和南俄几个加盟共和国的书记,订立了暴动计划,准备以内政部的武装逮捕马林科夫,然后宣布马林科夫脱离了斯大林路线,由于贝利亚的一个副部长的告发,才未得逞。……这话田庄又传给了杜高、汪明、洪遒等人。㈢杜高听完田汉关于南斯拉夫问题的报告后,就向田庄讲了,内容与我们一般听到的有出入,如说贝利亚案件公布以后,铁托发表了一个声明,说南斯拉夫问题与贝利亚有关,这里面有私人问题,后来果然查出了贝利亚的挑拨行为。田庄把这话讲给洪遒,洪遒补充说,南斯拉夫党内有两派,铁托一派主张恢复苏南关系,另一派公开投靠美国,索性走资本主义路线。后一派的代表就是前不久被南共开除出党的那几个人。……㈣公刘跟田庄讲了印度尼西亚共产党的情况,田庄又跟杜高、汪明说了。公刘说:印度尼西亚党的领导人,在抗日战争时期不过领导一个地区;当时的中央委员们,几乎都在一九四五——四七年牺牲了,那时,他们犯了右倾的错误,结果资产阶级叛变了,把党掌握起来相当多的力量断送了。公刘还对田庄说过,越南有我们的武装部队,奠边府是我们打的等。㈤法中友协摄制组里创作所的袁也同志回来跟田庄闲谈说,法国人听说中国的党员常因爱情问题被开除党籍大为吃惊,说如果那样的话,法共就没一个党员了。田庄又把这话讲给了杜高、汪明。㈥杜高对田庄说:“阿扎耶夫在监牢中写了《远离莫斯科的地方》”,田庄说杜高是从一个苏联专家那里听来的。

    (二)互相传递消息和情报

    创作所的情况,田庄经常讲给他们的“家族”听,杜高、汪明也常把青年艺术剧院和创作室的情况讲给田庄听。例如,抗美援朝的剧本很缺乏,田庄就告诉了汪明,创作会上荒煤讲了什么,田庄也告诉他们:青艺演排什么戏,创作室要改组,杜高他们就告诉田庄:吴祖光对田庄说台湾广播让“大陆”作家猛醒中,提到吴祖光和荒煤的名字,田庄又告诉给杜高、汪明等;把所里的未通过的剧本十数本偷拿给汪明看,把创作会议的内部文件斯米尔诺娃谈影片《攻克柏林》材料给汪明、路翎等看(原交代说由汪明给杜高,杜高又给高翎看的,现更正说路翎当着田庄的面拿去的)。杜高在青岛宣传胡风反动思想,北京知道了,陶冶就让田庄写信去叫他注意一点;路翎交出密信了,他们就互相传告;杜高开完文联主席团扩大会,就把会议内容告诉田庄和汪明:汪明入朝前集中学习,把讨论内容和学习情形告诉了田庄;胡风写了三十万言“意见书”,杜高就告诉了田庄等等。

    (三)供给胡风反革命集团情报,传播他们的言论,替他们拉拢人、扩大影响:如杜高、汪明把田庄、罗坚等介绍给路翎,还要把路翎领到吴祖光家去。田庄答应给公刘介绍路翎,田庄在编辑部吹嘘路翎,朗诵路翎的小说,还说胡风的文艺理论是有道理的,杜高说总理叫胡风编文艺报,胡风不干,田庄也把这话讲给别人听。又从吴祖光那里听到说,总理说过:胡风培养了干部嘛,他们也加以传播。田庄曾对路翎讲我们居U本创作概念化公式化情况,并且态度很激烈。汪明说路翎年轻有为、朴实热情,田庄也在编辑部里照样宣传等等。

    (四)诬蔑、破坏党和国家的政策。如杜高、汪明跟田庄说过,路翎下乡去了一趟,回来就说乡干部宣传总路线就是“卖余粮就是总路线”。

    (五)互相帮忙,互相吹嘘,卖弄才学,诱惑女人。……

    (六)……。

    (七)互相介绍社会关系,认亲访友。田庄把“家族”的人们介绍给吴祖光认识,杜高又把大家介绍给农业部的集体农庄管理局局长潘开茨认识,田庄、汪明又把大家介绍给洪遒认识,田庄还曾打算把公刘介绍给路翎认识,只因运动一开展未介绍成功。一经认识,男的必以哥哥弟弟相称,女的必以姐姐妹妹相称。全“家族”人,往往在节日假期,聚在一起大吃大喝,吴祖光住所名为“二流堂”,就是这样的地方。

    (八)“家族”成员中除了党员,他们几乎个个申请入党,但又个个对组织生活不满,认为“乏味”,觉得“很苦”,说团生活像小孩子玩艺儿,他们写自传也互相传阅提意见,如杜高,吴祖光的自传都“请教”过田庄,汪明写自传“请教”过罗坚,谈了一夜,事后罗坚告诉田庄:“给了汪明以指示。”他们(如杜鸣心、蔡亮、田庄等人)都想法争取出国留学,杜鸣心已在莫索尔斯基音乐学院学习,蔡亮因思想作风太坏,未去成。……

    (九)他们曾张罗买(或租)一幢房子合住,作为他们活动的据点,房间分配都已有了计划,吴祖光、王肇烟曾分头奔走找过,只是因未找到房子才未成为事实。

    (十)运动开始后,他们互订“攻守同盟”。如:王明给田庄信(六月三日):“……一方面要斗争胡风分子,一方面要和自己的各种缺点作斗争……我和杜高皆如此。”“……不久我大约又可重整旗鼓了……”

    杜高、汪明、田庄等到吴祖光家,说:“……学习很紧张,我们在交代和路翎的关系!”吴祖光说:“你们是‘年幼无知,交友不慎’,会被原谅的。’为他们规定了问题的性质,以便统一交代。”

    运动开始之后,田庄在创作所、陈敏凡在电影局同时散布:“和杜高早就不来往了。”

    杜高常托闻樱(王黎拓的爱人)带话给田庄说:“你告诉田庄:你每天还看见我哪!”

    汪明曾问袁也:“你们那里胡风分子是谁?有没有我认识的?”

    七月末,黎铿曾约田庄、陈敏凡到恩成居吃夜宵,告诉田庄,在中山公园遇到杜高和汪明,他们非常轻松,什么事也没有,后来又说:“别人问起,就说我们是谈的陈敏凡考大学的事!”

    陈敏凡隔离后,赖明两次去找她,并给田庄带信,他交代的谈话内容,也是“问陈敏凡考大学的事”。

    羽山自外边回来后,田庄向他说:“你还是快出去吧,家里学习很紧张,一沾上就不得了。”后来他又告诉羽山:“别告诉李英敏。”羽山说:“不告诉。”

    (丙)目前对××交代问题的初步估计:

    (一)××自被我们斗争突破以来是交代出来一些问题,如上边所列举的,而且至今看来仍然比杜高、汪明、陈敏凡等交代得多,但,杜、汪、陈等所交代的材料中××仍有未交代的,而且有较重要的问题仍有多件未作交代,如杜高交代出来“家族”小集团是有组织、有纲领,并且有偿罪制度等(重则开除出“家族”,轻则呼为“同志”而不以哥弟姐妹相称,以示警告等)。

    (二)就我们所获得的检举材料及××的表现来看,××仍有较重大的情节隐瞒,就在作这汇报的时间,我们又找他谈了一次话,并要他交最近已写出来的材料,内中便说到曾把在朝鲜所得知的有关军事的秘密泄露给汪明,他自己供称,“为了这件事曾五六晚睡不好,当写这材料时,心都提到胸口,怕得很,务希组织上宽大。”又如我们指出他历史上有问题也应快些交代时,便冒了头说从前在他父亲处认识过一个特务等,当我们指出应打消顾虑彻底交代时,他并未敢抗拒,只是仍然有些惧怕,答应继续坦白。

    (三)就我们手头掌握的他们“家族”中来往的信件中所提到的材料来看,××还有一大部分未作交代,特别是有关“家族”的形成问题及他与汪明、杜高、路翎的关系等。另外××交代他所知道的杜高的历史与杜高自己交代的大不相同。

    因此,我们仍计划想尽一切办法抓紧时机让他快些彻底坦白。

    北京电影剧本创作所五人小组

    (××写于1955年8月20日的“交代材料”,××专案组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4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