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李大钊供词  

2013-07-22 23:23:11|  分类: 残碑断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京市档案馆藏有李大钊1927年4月被捕后的口供笔录材料二件,是在京师高等检察厅档案中发现的。供词为抄件,是京师警察厅抄送给高等检察厅的,被警察厅称为“李大钊供词全份”。现予公布,供研究李大钊与国共合作的北方组织和活动情况参考。??

  李大钊供词之一李大钊供:籍贯、年岁同前述。我在北方区担任特别市党部政治执行委员,我的职任就是关于政治军事对中央党部报告,其市党部的组织另有部长管理,我不过代管党务。武汉有中央政治委员会,在北京是分会。从先政治委员李石曾、顾孟余等人,他们已先后离京,北京只有我一人。

  问:特别市党部共有几处及其组织内容?

  答:特别市党部共有四个:广州、上海、汉口、北京共四处。特别市党部有事直接报告中央。在市党部以下分组织部、宣传部、工人部、农民部、青年部。各部以下分设之组织部是专管介绍党员,宣传部专管宣传、各种印刷品类,如对于民众方面、学校内学生、工人、农民均有宣传的职任。各部以下有会务部,专管开会之事。党人对于各地宣传有调查军队及军械的任务,政治委员有训练党员知识及党内主义的责任,对中央党部有介绍、传达、接洽各项责任。

  问:现在你北方区共设市党部若干处?

  答:各省设立之市党部表面上有九十处,实际只有十三处。奉天省党部现已划归中央,该省党部执行委员原系朱纪清,系国会议员。后改王有仁,彼因逮捕,先逃至北京,现已逃赴汉口。如天津、太原、唐山、兰州,均有普通市党部。如陕北及三特别区均有县党部。在各处设立之宣传部,均含有调查的情形。政治委员会在北方的任务就是专门发展党务。

  因为北方与南方情形不同。至由俄使馆内检出的各项文件我不甚详细,因为从先有国民军在内住过遗存的,亦有俄国人存留的。我对于区党部、区分部情形,我亦说不清。我知道区党部共分九区,学校内有区分部,人数不一定。市党部出席,在区党部召集区分部执行委员开联席会议。如党务有纠纷的事情,我可以解决。

  今蒙讯问,所供是实。

  李大钊供词之二

  问:你的姓名、年岁及何处人?现住何处?是何职业?

  答:我名叫李大钊,现年三十九岁,直隶乐亭县人,现住俄兵营内三十号房内。

  问:你有亲属几人?

  答:我妻李赵氏、我长女李新华、次女李宴华,与我同在俄兵营内居住,现已同时被捕。

  问:你是何职业?

  答:我前充北大教员。因党员资格,被举为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政治委员。现在俄兵营内进行党务工作。

  问:你是国民党何派?是何主义?

  答:我是国民党左派。主张打倒帝国主义,取消不平等条约,最主要的是希望民族在世界上得一平等地位。

  问:你们党中派别及分合情形?

  答:国民党是完全信仰三民主义,共产党是共同生产主义。民国十三年,孙中山在广州开第一次国民代表大会,正式议决民党与共党联合。至民国十四年孙中山死后,民党分有左右两派。左右不同之点:右派不甚注重拥护工农利益,左派是拥护民众利益之外更兼拥护工农利益。当时京内设有两个机关:右派京党部设在南花园,左派京党部设在翠花胡同。现在右派京党部取消,左派因受压迫,迁入俄使馆进行一切工作,完成中国国民革命。所谓国民革命,即是打倒帝国主义,恢复平等地位。现在进行最要工作是发展党员,训练党员。训练之法是要使京内党员均有政治知识、外交知识。俟政局改变可以公开。我们左派与共产派是混合的,并非分立的。

  问:你所抱之目的及近年经过情形?

  答:我的目的在建设良好政府、恢复国权、定出新经济政策,用国家的力量发展财力,使国民贫富阶级不至悬殊。我们党部中央政治委员会现在汉口,委员长先是谭延?,现在是汪精卫。当国民军在北京时代,因政治关系允许公开宣传党义,那时我与李石曾、吴稚晖、徐谦、于右任、顾孟余诸人均是委员,丁维汾是执行主任。我们宣传主义,使民众了解本党宗旨,改造军阀,与民众结合,以便一致对外抵抗。因俄国不是帝国主义者,故主张联俄。因军阀中国民军与本党接近,故主张联冯。前年群众示威运动,如天安门前、执政府门前、警察厅门前及晨报馆等役,皆由北京市党员诸人及民众团体代表会议决定,临时委员召集并亲临指挥,一面与冯军随时接洽请其勿加干涉。当时党中只议决参加游街示威运动,至于中途发生意外事故非始料所及。至冯军离京后,吴稚晖已先期赴沪,李石曾等与我避入俄使馆后,李石曾等亦相继离京,北方左派首领只我一人。因国民党之主脑为中央执行委员会,拥护工农利益之主脑亦为中央执行委员会。

  问:你是左派首领,左派与共产混合,当然你就是北方共产首领?

  答:我是左派首领。惟我所主张共产主义与一般人所主张不同。例如英国矿山事业极为发达,应用合法手续转移为国家管理,以免为一二人所垄断。并不是如外间所说,他人之产业即强为我之产业,我之产业他人强作自己产业。盖共产意义,原为共同生产。在手工业时代是个人生产,机器业时代即是共同生产,在机器工作之人即是无产阶级。我是拥护农工利益,要完成中国国民革命。

  问:你的革命步骤?

  答:中国是世界上很大的一部分,世界上帝国主义认中国为半殖民地,把中国作为很大的市场,销售他们资本制度下所生产之物。其销售之法,恃有关税特权及领事裁判权。如中国国民革命完成,即将此项特权取消,他们国内资本制度受重大的打击,他们的社会上有发生革命之可能性。所以中国革命紧接着就是世界革命,中国革命完成即促进世界革命。例如英国,在中国他的经济势力最大,他从中国得去利益安稳他的国内工人,将来中国革命成功,他失却所得利益,使英国工人革命加快。此种结果,资本制度与工人发生冲突,在帝国主义国家即行〔形〕成无产阶级革命。

  问:你对现政府是反对的了?

  答:当然是反对的。

  问:你党与苏俄如何接洽妥协?

  答:苏联为反帝国主义同盟帮,替我们训练党军,军中用俄教员。

  问:你们党部第一号通告簿所粘贴之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通告一纸,所载使馆方面特别戒严,由党部与使馆接洽,党员出入名单交与门房凭照查验放行,通知各党员知照,并附记此通告阅转后即应焚毁勿存等字样。此项证据是俄使馆包庇你们党人,当时是谁与俄馆商协?

  答:十一月八日三十一号紧急通告,系用党部名义与俄代使方面接洽允可的。

  问:你被捕时,由你屋内捡出之手枪是何处得来?

  答:是俄国兵送给我自卫的,遇有必要时,俄馆亦可借给我们武器自卫。

  问:这搜出之共产印刷品及宣传等项物件是谁制成的?

  答:是我党中之物件。

  问:你们党的组织?

  答:北京市党部与政委会是两个组织。市党部委员是邓文辉、谭祖尧、杨景山、路友于、吴可、刘清扬等诸同志,分任部务。市党部与区党部、区分部皆为中央执行委员会之分体,为一贯之组织。

  问:你党经费若干?你的薪金若干及经费之来源?

  答:我的月薪是一百五十元。我党经费是舒启昌管理。经费议决案月支二千元,向由远东银行、中国银行自南方汇来,请查搜出帐簿便知。

  问:你受俄人津贴若干?

  答:我党中自有经费,不须俄人津贴。

  问:这中苏福龙氏俱乐部部员证书,该部是何组织?

  答:福龙氏是苏联已故之陆军总长,现在使馆内仍用他的名字组织一个俱乐部,部员是中俄两国之人。内中有中国旧戏,如打大鼓之类。亦有新戏,所演者如“三一八惨案”之类。我非部员,我亦曾去看过戏,所扮演不甚良好。内中并有图书馆任部员阅览。这借书字单上所书的花木兰壹本字样是个小说,书下署文光社李具是个部员,并非是我。

  问:这秘密稿簿上所教致冯焕章函稿报告军政情形,内有“本党接济西北革命军之六十万已经陆续汇上,闻本月尚可筹出百万并以附闻”等语。此款你如何过付?

  答:上年九月、十月间,广州议决接济西北革命军费后,党军入湘顺利之时,李石曾等介绍冯玉祥代表刘骥、李鸣钟二人与广州方面接洽,当付接济洋十万元。最近该代表等两次得接济费洋二十万元,前后三次共三十万元。上年所议之六十万、百万之数实际上未能照数供给。又,冯玉祥由俄回国后,始由于右任等介绍正式入党,因而党政府议决予以财政上之援助。上年北京政委员会传递消息于冯同志玉祥,将本党在北方最近之工作及北方军阀相互之关系作成书面,一并报与冯同志。函稿尾署名李大钊,是我自己写的。

  问:南北军政各情如何传达?

  答:南方军政各情由各党员报告,由南方送至北京党部,分转国民军及各方面。北方军政各情由北方党员报告,分转各方。

  问:这件稿簿上载有致顾孟余函,所述用牛乳写密信法?

  答:信的正面写些不相干的话,背面用牛乳书写,接到后用火烘烤,字迹即显。

  问:据郑镜秋、舒启昌供言,他们在委员会只经管庶务及零星帐目,至于特别收入支出系你自己经管,这话不错么?

  答:不错。

  问:现有中央执行委员会帐一册,你看是你自己登记的不是?

  答:不是。但是我确知道其中收支情形。

  问:该帐册一月份、三月份均有收外友洋贰千元,又,三月份有收外友补助洋贰百五十元。“外友”二字名义太觉宽泛,究何所指?

  答:此款想是李石曾在外间张罗来的。

  问:你素来光明磊落,不必说这不负责任的话,况此款系最近收入,你那有不知道呢?

  答:我细看帐册上所登一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三月份收借外友洋贰千元,又,外友补助费洋二百五十元,此三项均系由俄使馆借来的,经俄使馆管理财务之俄国人米尼阔夫与我负责交付及接收。至补助费也是借贷性质,将来由会开帐寄到武汉党部与俄人鲍罗廷清结。在去年,我会也常向俄使馆挪用款项,但只是零用数,不过一二百元,系由俄使馆前管财务之俄国人沙士阔与我交接。

  问:据抄出会议录所记历次开会及预会人名所议之事皆甚详,直至四月五号止,当然是按期开会?

  答:此是政治委员之谈话会,无定期举行,即在政治委员会内所有政治委员、市党部人员、俄代使及其他俄人同志均可列席,惟俄人只列席过三四次。

  问:会议录内车尔尼克、龙瓜、罗克确夫均有提议报告,此三人是何人?

  答:车尔尼克是俄代使,龙瓜是俄赞参,罗克确夫是俄同志从广州来的。惟车尔尼克、龙瓜等,须与党会有互商或接洽的事方列席会议,不是每次列席。如第二十一次会议,车尔尼克、龙瓜参加发表意见,谓“军队宜集中、军需宜独立,国民政府应注意国民军、红枪会二大势力”;第二十五次会议是要请龙瓜、罗克确夫作一篇“关于广州事变”的论文;第三十一次会议车尔尼克借给我们党会经费问题;第三十八次会议车尔尼克发表“毕庶澄投降消息”;第四十二次会议车尔尼克批评“上海暴动时中央所持态度帮助资产阶级革命是不对的”皆是。

  问:列席的常、吉力、乔、庄、南、谢、季、达都是何人?

  答:常即是我自己,吉力是范鸿吉力,乔是史乔年,庄是杨伯庄, 南是刘耀南,谢是谢承常。

  问:列席的于方舟、胡茂公、粟泽皆是何人?

  答:三人都是天津市党部的人。

  问:你党在天津有何机关?

  答:有直隶省党部、天津市党部。

  问:所有派赴各县运动工人农人、调查、宣传、报告等工作,当然都是你政治委员会派出去的?

  答:都是天津省党部派出去的,也有各县分部党员报告的,因为党章凡是党员皆负有宣传、调查、报告种种工作义务。

  问:各文据中所云,军委、地委、北区、国委、工委等名,都是何解?

  答:军委是军委代表大会,设在武汉,各处党部皆派员列席;地委、北区皆是指北京政治委员会;国委、工委是由党部指定同志分往各处运动国民及工人。

  问:派人赴各县运动农人、工人,组织工会、农民协会及联络红枪会,如何办理?

  答:是省党部及汉口经办的。

  问:俄代使借给你党会办公费是如何情形?共数若干?

  答:因为党会办公费不足,向俄代使借二千多元。

  问:cp是何符号?

  答:cp是我们共产派的符号。共产派即无产阶级主义,对于政治要达到无产阶级居于领导地位。

  问:延秉昊与你信,请你向俄人设法助军火在东北起事,你如何办的?

  答:延秉昊是高丽人,我与他在俄款委员会见过一两次。十三年间他寄我信说此事,我未替他办。

  问:国民军退却出京之时,有一〓电稿后署一常字,是寄张之江、鹿钟麟的,说联络各军队在后方起事请国民军不可退却的话,当然是你发的?

  答:〓电是寄张、鹿的,我向来与张、鹿不通信电。且此电中所言皆系军事,与吾党无关,故事证明此电非我所发,似系国民军中人所发。又,当是时李石曾、易寅村、柏烈武皆在京,如我们发电,必共同署名不能由一人署名,且我发电向来不署常字。

  问:北京左联会是何情形?

  答:左联会是市党部此次改选以前成立的,系联合在京的左派各团体,如cp派、实践社、新军社、青年社、革新社、琼岛魂、协进会、中山学社、新中学会等,皆在其中。惟新右派不在内。

  问:市党部是何时改选?

  答:旧历年前。

  问:文件内有分电上海、九江、汉口、宁夏、广州电稿二纸,大意是“劝告山西奉攻五原,即可以威胁山西,请晋阎与我军一致动作。晋阎回电历述困难情形,我方须统筹全局军事计划应如何准备,使晋阎与我军相策应。”云云。此电内幕如何?

  答:此是冯玉祥自俄回国后,国民军已经退出包头尚未退出五原。北京党方不愿国民军再退,遂想托由晋阎设法与奉方交涉,请其不进兵五原。乃交涉无效,晋阎遂令其在京代表与李石曾及我商量。我们于往返电商后,将交涉情形电报中央党部,并未实行分电各处。惟实际上此时国民军业经退出五原,吾党中央亦主张冯暂行退出五原,冯玉祥此后即开往宁夏等处矣。此是过去之事,虽有计划并未实现。

  问:文件内往来通信有署李瑞祥、白永泰、白芳渠、罗耿迪、柏桂等名者,均系何人?在党各任何务?现在各在何处?

  答:以上各名全是北方区之代名,为与各地方党部通信之符号,因如此可以避免通信时之阻碍,实无其人。北方区即是北京政治委员会,前已述明。

  问:文件中有于永滋,是何人?现在何处?

  答:于永滋名于树德,以前是北京执行部委员,现在武汉充当中央执行委员,他系左派。

  问: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内幕如何?

  答:中国共产青年团是我们党员中之青年所组织之团体,其性质略如青年会,其中亦有不入共产党者。团体中以学生为多数,工农人少。此团对于政治上之理想自然与党部相同,所异者,党部为实行种种政治上之工作,青年团仅在文化上为理论之传导。至其团体之组织及在京出版物我不接头。

  问:既是同党当然知其详细。

  答:实在不了然。

  问:北京政治委员会之组织?

  答:北京政治委员会分文书股、庶务股、宣传股,惟现在北京政治委员止〔只〕我一人,组织已不完备。办事之人大略分为英文、日文、法文、俄文、宣传、庶务等部分。舒启昌管庶务,陈乔年管俄文,杨景山、陶永立均管抄写,陶永立并充当俄人教读,范鸿吉力管搜集材料及研究理论,陈乔年管俄文,杨善南管宣传,刘伯庄管国民运动,李一鸿即鸿一无一定责任,惟舒启昌是新近接手的。

  问:你介绍高桂滋入党是何情形?

  答:高桂滋原来是国民二军军人。当中山灵柩在西山停放之时,高之军队在彼照料,因此与我党感情甚好,自愿投入本党。经其同乡人于右任介绍入党,填写证书时,填入我的名作为介绍人。

  问:每月支领款项及发给各员津贴总流水帐二本内,载有入款均由李、邓、顾三人经手。每月领取津贴最多者为彭、道、达三人,月各三百五十元。鲍姓百元、舒启昌等月六十元、五十元不等。以上所载入款经手及领取津贴均系何人?望逐一详答。

  答:李姓即是我。邓即邓飞黄,他是湖南人,现在西安,他是党人,曾办国民新报。顾即顾孟余,他是本京人,现在武汉中央宣传部长及国民政府教育部长。彭即彭太太(彭若门夫人),美国人,当国民新报英文部编辑,此人现在武汉,应广州陈友仁之约,去办广州英文报去了。道即美国人,因国民报停版现亦到武汉去。道尔逊系接彭太太手,是以薪水与彭太太同。达即道之变名也。鲍姓系彭太太约同办报副手,我不知其名号。舒启昌原由顾孟余约在该报社办理庶务,现在政委会办庶务,他是接郑镜秋手。

  问:党部常务处帐项收据内载所领生活费、津贴、交通、办公等费,望分晰言之。

  答:我之生活费月一百五十元,由中央党部发给。谭祖尧、吴可、姚彦、张挹兰等,每人均不能超过三十元。至津贴、交通等费,系各个人赴各分部往来车费之类。办公费即各部办公费用。

  问:延秉昊函内有公举史可轩为总司令,朱紫青为总指挥,公请先生为顾问,云云。所称朱、史究系何人?

  答:史可轩想系国民二军将官,朱紫青或亦是河南方面军人。当时因这高丽人延秉昊很是无聊,故所来函皆置之不理。

  问:七月份会议记录册内与会者有于树德,是何人?现在何处?

  答:于树德即于永滋,直隶人,现在武汉任中央执行委员。

  问:选定路友于、范鸿吉力、郭春涛、李国王宣等为代表及刘清扬等为候补,所称代表是何代表?及郭、李等现在何处?

  答:去年一月间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选定路友于等充代表,所议事项是改选中央委员,有第二次宣言书可证。党员郭春涛,湖南人,现奉中央党部命令赴西安。李国王宣现在武汉。刘清扬现亦在武汉。

  问:共产党会计帐册内多系范鸿吉力、施英二人经手,施英系何人?现在何处?

  答:施英湖南人,现在武汉,此人离京已一年有余。

  问:杨景山、刘巨全是何职务?

  答:他二人是前任市党部委员,所有领款证据自是前任时领据。现在杨景山在政委员〔会〕办事。刘巨全系女子,无事欲回家,前次被捕。

  问:cp与国民党关系议决案,所议何事?

  答:cp即共产派,所议之事即共产与民党连结。

  问:共产党北方区执行委员会秘密通告第一号、第十四号所载运动方略,有发〔双〕十节运动大纲、北方区农村工作计划、联俄反奉等通告,农村工作计划,篇中有勾结哥老会,使其势力集中之计划,云云。此等计划是何人违议?如何实行?

  答:此等报告原由翠花胡同党部移至使馆,内中所存之物甚为复杂,实记忆不清此项报告是何人违议。至勾结哥老会一节,我个人甚不赞同。

  问:你党在北方工作应取的态度之宣言,是何人违议?

  答:此种宣言是共产一部份所为。

  问:青年团所宣传之五一劳动节一种,该团如何组织?分子多系何姓名?

  答:青年团由学生结会,无定址,所出之印刷物是共产党人一部分之所为。

  问:入党团登记簿所载之已入大学或民校等字样,是否系共产与民党之代名词?

  答:大学即是共产之代名词,民校即国民党之代名词,亦均是共产党人所分晰。

  问:报告中央文电稿内有邓文辉、刘巨全、杨景山、莫同荣等分担部务,云云。所担任何事?

  答:此是上届市党部执行委员担任执行职务名单。

  问:第三国际第二次大会之议事日程一本内,有共产党与各黄色的工团等问题,云云。是何解释?

  答:第三国际是共产党全世界之组织,在中国有中国部,在英国有英国部。从历史上分晰,有第一国际、第二国际。所谓第一国际,是第一次全世界共产党人之结合,由马克斯创起,十余年间归于消灭。后,又发起第二次全世界共产党人之组织,存在期至欧洲大战。盖共产党人之原则在反对战争,殴战时各国共党人有因本国之关系加入战争,违反党义,故俄人列宁发起第三国际共党之组织。所谓黄色者,即指第二国际党人不纯正也。工团即工会,如英国工会,多涉于第二国际以下,故谓黄色工团。

  问:这陕西人李银连是否你的同党?

  答:他在范鸿吉力等屋内住,是在陕西某中学充当教员,此次来京系代表于右任。因于右任军中连鞋袜都没有穿,他来京,于右任令他亦〔与〕我商量请国民政府接济款项事。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