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89岁老人雨夜被儿子赶出家门 躲废屋哭到天亮  

2014-01-10 22:21:21|  分类: 人世艰难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门口堆放的柴禾,都是老人自己捡来的。
门口堆放的柴禾,都是老人自己捡来的。

村里为老人搭建的简易厕所。
村里为老人搭建的简易厕所。

10多天前的一个雨夜,泸州市龙马潭区石洞镇花博园村的一个废弃房子里,传出了89岁老人朱德珍断断续续的抽泣声。那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就在刚刚,她被小儿子赶出了家门,大雨中摸索到了这个栖身的废屋。她养育了5个儿子1个女儿,可儿孙满堂的幸福,她却没能享受到。

被赶出门几经劝说小儿子才同意让她在家过夜

1个灶台、1张木凳、1竹编小火笼,加上一套锅碗瓢盆,就是89岁老太婆朱德珍的全部家产了。昨日,朱德珍独自一人坐在自家门口发呆,也许在憧憬四世同堂的幸福生活,也许在思念已故的老伴。

谁也不曾想到,这位生活窘迫的老人,却生育有5儿1女,且都还健在。5个儿子的家,都近在眼前,但朱德珍却已经10多年没见过其中的几个儿子了。

10多天前,花博园村下着雨。“凌晨2点多,我被幺儿赶出家门,当时的雨很大……”朱德珍称,那天她因为小事与小儿子谢忠华发生口角,随后便被儿子赶出了家门。为了避雨,朱德珍摸黑走到附近的“球场坝”,独自一人躲在一间废弃的房子内哭到了天亮。

“10多年了,儿子从来没来看过我,生病了也不管我,更不要说给钱和粮食了。”朱德珍说,她的房子里只有1个灶台和1张木凳,连一张睡觉的床都没有,又不能去找其他几个儿子,只好就这样熬到了天亮。后来,在村委会出面协调和邻居的劝说下,小儿子这才同意让老母亲在他家过夜。

老人寒心“10年来没喝过大儿家一口水”

“以前,儿子们还给我称一点谷子,现在谷子也不称了,钱也不给了,我跟孤老没有区别。”朱德珍一脸无奈地说,大儿子谢忠宣是比较明事理的,但是却不孝顺,“10来年了我连他家的水都没喝过一口”。朱德珍告诉记者,6个儿女中,只有女儿谢忠群比较孝顺,这让她觉得未来的日子还有些盼头。

儿媳避谈后辈称老人有一笔房屋赔偿款

采访中,记者见到了老人的一个儿媳—“老三”的妻子,她一直避谈赡养老人的事,除了承认是朱德珍的儿媳外,对于记者提出的其他问题,她都用“不知道”、“不清楚”来回答。当天,朱德珍大儿子的二儿媳王女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她已和丈夫离婚,但她本人还是要偶尔去探望一下老人,给她送一些零花钱。

王女士还透露,老人10多年前一直单独居住,有自己的房子。后来,房子因修公路被政府征用后,有一笔赔偿款,但这笔钱是否由几个儿子交给了老人,她至今都不清楚。资助

政府出2000元 为老人修了一间小屋

“我有5个儿子1个女儿,大儿子的孙子都在上学了。”朱德珍告诉记者,如果是一家人在一起生活,她完全可以享受四世同堂的幸福了。然而,现实情况却并非如此,因5个儿子在赡养问题上相互推诿,老人至今都还独自蜗居在自己的小屋里。

“我晚上在幺儿家过夜,他们都很不愿意,还经常骂我。”朱德珍说,她现在住的房子,是政府在10多年前通过资助2000元修建的,此前一直在张家祠堂租房住,房租是由唯一的女儿帮忙支付的。有了新房子后,老人便搬了进来,儿子们却连一张床都没有给她买。因小儿子就住在她隔壁,老人只好每天到他家“借宿”。说法

女儿:他们怨妈没为其修房子

谢忠群认为,按理说,不管是女儿还是儿子,都应该尽到赡养老人的义务。“其实5个哥哥都明白这个道理,但就是一直没有达成一致的意见,经常为这个事闹得不愉快。”谢忠群告诉记者,5个哥哥的家境不同,因此产生了赡养义务承担比例的分歧,一直在相互推诿,最终导致老人无人照管。妈妈的小儿子谢忠华,让老人“借宿”其实也是极不情愿的,将老人赶出家门“也许就是做给其他几个儿子看的”。

“在讨论赡养老人的问题时,几个哥哥也提出了对老人的埋怨和不满,他们认为,老人家以前没有给儿子们修房子,这就是他们不愿意照管的理由。”谢忠群说。为了求证,记者分别入户拜访了老人的儿子谢忠宣、谢忠清、谢忠云、谢忠明以及谢忠华,除了“老三”的妻子外,其余人都因没在家或拒不承认他们是朱德珍的后人而没能采访到。

村支书:“破例”为老人办了低保

“朱德珍老人的情况确实比较困难,但也不是像本人所说的那样,没有人管她。”昨日,石洞镇花博园村的村支书黄仲明称,朱德珍老人是有经济来源的,村委会也为她提供了帮助。

“大约在10年前,村上就因老人的赡养问题,专门召集几个后人协调过,要求他们按照每人每月5元的标准,给老人支付生活费。”黄仲明称,当时,在村委的协调下,老人的几个儿子都同意这个方案,并委托大儿子谢忠宣帮忙转交。“至于老人后来有没有收到钱,我们就不清楚了。”

黄仲明介绍,近几年来,朱德珍的5个儿子又发生了矛盾,老人的赡养问题便没人管了。考虑到老人的实际情况,村委会还经过专门开会研究,“破例”为她办理了低保。“老人每月可以到村上领取110元的低保金,基本能满足生活需要。”黄仲明说,朱德珍的土地被租用后,每年还有1000多元的租金收入,这笔钱也是她的生活来源。不过,朱德珍本人是否收到过这笔钱,黄仲明也表示“不清楚”。

镇政府:可通过法律程序维权

“类似的案例在石洞镇曾出现过,我们最终通过法律程序解决了问题。”石洞镇政府民政办负责人高女士告诉记者,此前,曾有一位老人被儿子赶到竹林过夜,3个儿子均不赡养。为了帮老人解决问题,镇政府经调解无果后,将老人送进了敬老院,并通过司法程序帮老人解决了赡养难题。

“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接到关于朱德珍老人的情况反映,如果情况属实,镇政府将帮助老人维权。”高女士表示,他们将尽快调查核实此事,若情况属实,他们将通过老年协会、村委会协调处理。若依然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他们将为老人提供免费的法律援助,请求镇司法所出面,并按照法律程序帮老人解决赡养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