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一名基层法官手记:我的法院加班故事  

2015-12-06 16:15:54|  分类: 经典文本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夏宁安

   作者系温州中级法院刑二庭法官

  作为一名基层司法民工,和所有的同仁一样,加班一直是我工作的常态,但一直以来,我很少在微信或者微博倾诉自己的加班故事,也不曾在个人总结或者事迹材料中大书特书自己如何“五加二”,如何“白加黑”。因为我一直觉得,如果将来我能成为一名知名优秀法官,肯定是因为我卓越的学识和正直的人品,而不是因为苦逼的加班。勤勉和清廉一样,它只是一个公职人员最基本的职业操守,并不足以成为成就优秀法官的人格特质。
  今天写这篇加班故事的缘起,只是因为看到朋友圈内围绕何帆《不能牺牲法官身心健康来捞政绩》一文展开的论战。何帆以司改办官员身份,在党媒《人民日报》上为基层法官叫屈,直指个别法院领导不管干警身心健康的强制加班令后是其个人政治算计;而部分法院领导则认为,院长捞自己的政绩,最终也是为了干警谋福利,数据难看了奖金哪里来?你最高院给钱啊?我无意加入战团,评述哪方更有道理,但我觉得,一个讨论法官生存状态的话题,不能光有司改决策者和法院管理者之间沙盘推演,一线法官也应现身说法,于是我就有了讲述自己加班故事的言说冲动。
  也许我的加班故事可能无法代表所有一线法官,我也无意代表,但它起码可以作为一个考察样本,一窥当下中国一线法官的职业生态。

  胸前的院徽更加鲜艳了

  考进法院前就听说法院工作忙,要三天两头加班,但我一直以为只有法官才加班办案,当书记员就不需要了,结果我进法院第一年当书记员时候就赶上了加班。当时我分到庭里没俩月,庭里的两个女书记员就怀孕了(时间前后而已,和我的到来没有因果关系……)。因为每个庭书记员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所以院里也不可能针对产假人员调配新人过来接岗,庭里只好内部调剂,对我这名庭里唯一的男书记员委以重任,让我一个顶俩。
  记得当时我一人跟四个法官,其中两个还是办案能手,这酸爽可想而知。月底结案的时候我经常要加班加到深夜,经常大夏天光着膀子大汗淋漓地躲在杂物室里拿着电钻“滋啦”“滋啦”的订卷宗。不过那时候也没觉得自己苦,因为当时还是单身,没有家庭牵绊,按时下班也是无人可约、没事可干,加班反而可以排遣单身的落寞。
  那时候也没什么抱怨,反倒有一种历史选择了我的使命感。作为一名满怀献身人民司法事业豪情的新同志,觉得能在人手紧张的情况下主动为院里分忧是年轻人的担当,每次晚上加完班关门回家的时候,我总不自觉地看一眼墙上的挂钟,再看一眼胸前的红色法院院徽,感觉更加鲜艳了。
  说句题外话:这两年因为女同志怀孕造成的非战斗减员也让法院领导大伤脑筋,而每次公务员招考中男生又考不过女生,于是各个法院的公务员招考也是阴招别出。或是规定男法官女法官各招几个以免男生全部阵亡,或是通过先招男法警再转法官的形式以法警特殊岗位过滤女生。一个应该最讲公平正义的法院,在案多人少的压力下,竟然不断摆阴招搞性别歧视,真是让人唏嘘不已。

  捏着鼻子写材料

  女同事产假归来后,我的书记员工作步入正轨,无需再加班加点赶工。但是因为文字功底的不经意外露,庭里的调研材料写作任务却接踵而至,于是我又开始了加班写材料的生涯。搞调研写材料之所以要加班不是因为量大,更多的时候是因为事急,经常是明天谁谁谁要过来调研,晚上之前要赶出一份材料。法院系统的会议、总结材料也就算了,经常还有人大、政府、政法委的调研材料,五花八门,各种材料都有,但有共同点——要八股,现状、问题、对策,穿衣戴帽,不搞个五千字都不好意思称材料。
  加班写材料是最痛苦的加班,就那个几个词,就那么几个亮点工作,来来回回地组合,各种陈词滥调的套话、排比期间,每次捏着鼻子写完这些材料,我都是看都不想再看材料一眼,多看一眼就觉得自己的文字是多么的面目可憎。在我自己写材料之前,我一直很鄙视写八股材料的人,觉得他们糟蹋了汉字的美感,自己写过材料后,我打心里由衷地佩服他们,这是要有多大的毅力啊……。
  司改,司改,即使不能让法官加上工资,但如果能让法院有底气不去开那些五花八门的会,让法官不去写那些乱七八糟的材料;能让法院专心致志审判,让法官清清爽爽办案也是功莫大焉。

  诗和远方

  转为助审后我开始办案,虽然材料任务有所减少,但加班的步伐并未停歇。加班也倒不是全是因为案多人少案子办不完,而是有时因为自己个人工作习惯的原因导致的上班时间工作效率低下。简单案件还好,对于一些是种奢侈。
  因为办公面积超标原因,我们现在是三个法官一个办公室,各种电话此起彼伏,而且间杂当事人来谈话或者律师来阅卷,合议庭要合议或者被告人要提审……。很多时候案情刚有眉目或者你办案刚有思路就被硬生生打断了,等你回来再重新拿起案卷或者提笔时早已思路杳然。
  因此,对于一些费思伤神的疑难案件以及学术调研文章,我都尽量把它放在无人打扰的加班时间干。每次到了周末,我都是过节一样去办公室加班,因为我可以摆弄各种上班时间不允许的任性,喝着咖啡翘着腿,开着音乐哼着歌,总之怎么舒服怎么来。再加上人去楼空的清静,无人打扰的专心,让人干起活来又快又好,效率往往是平时的两倍。
  如果觉得案卷劳神了还可以安静地趴在办公室的窗台上,看着法院大楼后面的温瑞塘河,安静、从容的流淌,慵懒的好像她也在过周末;间或驶来一艘清淤船,慢吞吞地爬行,好像在漫不经心地寻找丢失的钥匙;远处的惠民路上车马喧嚣,人声鼎沸,但九楼的高度又不经意间过滤掉了这些人间声色,让你得以从红尘中抽离出来,心无尘埃,灵台空明……
  其实,加班也不完全是苦逼,除了写材料这种苟且,它也有诗和远方。

  晚餐的变迁

  我刚来法院时,我们院里食堂尚未提供晚餐。而由于法院地处城市的新建行政区,周边也没有餐饮设施。因此,我们的加班晚餐都只能到隔壁的图书馆食堂解决。图书馆食堂因为晚上部分阅览室关闭故晚餐就餐人员较少,其中还有一大半都是我们法院加班的同事,故当时也被戏称为中院二食堂。晚上的图书馆食堂人少,菜品也差,基本上是中午吃剩下的剩菜剩饭,重新热过的青菜常常因为发黄而变苦,难以下咽,以至于多年后我看见《舌尖上的中国》之时间的味道集名时,脑海里首先浮现的竟是图书馆的青菜。
  后来新来的陶院长上任,大伙期盼已久的食堂晚餐工程被提上了议程。陶院长自己就是个加班狂,经常因为加班太晚而被锁在法院大楼里,感同身受的他把食堂晚餐作为提高干警待遇的首要工作抓,于是我们院马上就有了加班晚餐供应。食堂有了晚餐后,很多平时着急下班回家买菜做饭的同事解除了后顾之忧,因此,加班的队伍就变得越来越庞大。
  我经常看见有些同事一家三口的晚餐都在院里解决,吃完饭后同事自己回办公室继续加班,而爱人和孩子则呆在会议室里一起做作业。身边这些敬业的同事也一直感染着我,那时候觉得,能在年轻的时候找到值得奋斗终身的事业,而且能和一群优秀、敬业的同事一起为这个共同的志业并肩奋斗,真的是人生的最大幸运。
  我在单位吃晚餐吃了很久,直到后来结婚。因为我发现在结婚生子后,晚餐已不再是简单的果腹,而被赋予了更多的人伦意义。每次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家,推开门,看见因为饥饿难耐而迫不及待地站在餐椅上偷吃菜的儿子,在听见我的推门声后屁颠屁颠地跑过来要爸爸抱,顿时感觉劳作一天的辛苦就此卸下。碗筷早已备好,在父母的招呼声中赶紧上桌,一边吃饭一边和家人们分享工作中的趣事,听听老人们讲讲孩子白天的调皮事……,这一蔬一饭间的人伦欢愉,我贪恋不已。它也是传统中国家庭秉持千年的信仰,作为父亲、丈夫和儿子,我无法缺席。对我个人而言,它比伟大的司法事业更加重要,所以我后来就很少在晚上时间留在单位加班了。
  “不是我不爱凯撒,而是我更爱罗马。”

  尔爱其羊,吾爱其礼

  2012年底,嗜工作如命的陶院长在杭开完会连夜回温的路上出了车祸,永远地离开了我们。陶院长因公殉职后,新来的徐院长上任,那时候刚好赶上温州金融危机,我们院民间借贷和非法集资案件的收案量呈井喷式增长,院里好多同事也都自发加入了加班队伍。
  徐院长也争取地方财政支持,给自发加班的同志每次十元的加班补助,但同时规定加班的人需在传达室签字签到。一开始我对这项新政是有些抵触的,觉得加完班跑到传达室签个到,拿个十块钱,无论是为了这点钱还是为了告诉组织我来加过班了,都有些别扭。有次和一个庭长一块加完班走出大楼,我径直出门而去,庭长叫住我,提醒我忘记签名了。我本来想告诉他我不想签,然后巴拉巴拉讲一堆理由的,但觉得这个回答太装了,一番思考后还是去签了到。
  在回来的路上,我和那个庭长交流了很久这项新政的初衷,也了解到签到是为了数据统计方便,好在向地方党委汇报的时候确切说出我们法院加了多少人次的班,而不是没有数据支撑的泛泛而谈我们法院天天加班;也了解到这十块钱也是院里的一点心意,而且在财政吃紧的当下这十块钱也是来之不易,也是磨破嘴皮子争取来的,“尔爱其羊,吾爱其礼”,十块钱不在于钱,而在于院里对加班干警的心意。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觉得挺有道理,自古局外人之议论,不解局中人之艰难,反得清议之名。联想到前段时间的法官加薪事件,部分司改试点单位实现了法官加薪,但因为加薪额度不是很大,遭受了很多清议之士的奚落,认为还不如不加。这就是在中国搞改革的尴尬,多数人对改革的即时期望值很高,期望它能有毕其功于一役的革命式功效,不解改革之艰辛,也不谅局中之艰难。但很多时候,评价一项改革的成败,要有更广阔的历史纵深,如果我们能“爱其礼”,抛开加多加少,更关注法官工资能高于普通公务员工资本身,它何尝不是法官职业化改革的重大利好呢?

  做一天和尚撞好一天钟

  不可否认的是,有时候人仅仅凭借一股激情去从事一项事业是很难长久的。随着工作时间的推移,当年刚入职时献身司法事业的豪情逐渐冷却,我也积极调整,以更加务实的“打工者”心态面对工作。我特别喜欢香港特首曾荫权竞选特首时的口号——“我要做好这份工”,没有豪言壮语,低调而务实,我也经常以此自勉。这时候我的加班也不再是因为伟大的事业(或者说伟大的事业已不再是首要考量因素),而是感觉没把份内的活干好对不起这份工资。
  扪心自问,我是自律性较强的人,每天几乎都是提前一小时到单位,下班也未曾早退过。有段时间外出培训比较多,业务耽搁了,办案量落下不少,虽然是因公培训,但还是觉得对组织有所亏欠,总是想办法加班把案件补过来;有段时间家里装修,经常要跑工地,请假次数特别多,也是想办法加班把案件赶回来。而且从性格上来说,我属于带点清高的小愤青,进入机关后遭受点挫折也在所难免,有时候会对当前的司法现状颇有怨言,有时候会对体制的巨大惯性充满了无力感,但即使因为“怨言”以及“无力感”而对有些容易出彩的所谓亮点工作心灰意懒,我也从未在办案本职工作上消极对待。
  我想,拿一天法院的工资就要办好一天的案子,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就要概括承受这个职业的各种不如意,哪怕它的收入与你的付出不成正比,哪怕它的职业尊严已经扫地。
  做一天和尚就要撞好一天钟,这是法律人的契约精神。
  趁着周末写完我的法院加班故事后,感觉像放电影一样把我的法官职业生涯过了一遍,我希望将来还能有续集,因为我是如此地热爱这个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3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