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全球资本下的受害者:香港左翼评移民工与本地妇女  

2015-04-18 17:33:44|  分类: 旷野呼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沙 

  在2011年底至2012年初,除了内地孕妇议题外,外佣居港权相信是其中一个最具争议、与香港妇女相关的议题。纵使香港法院确认禁止她们申请居留权违反「基本法」,但政客透过建立反对裁决的意见及制造大量贫穷外佣及其家庭将淹没香港的恐慌,去赢取支持和选票。
 
  但是,我们应该冷静地审视那些反对让外佣平等地获取居留权的情绪的根本来源,特别留意谁人因此得益。最终,私人企业及富裕阶级,藉延续建基于种族和性别的精细层级结构而取得最大利益。所以他们必须维护他们的特权,透过标签和抹黑那些贫困和失业的人,从而让普罗民众互相攻击,以转移民众对结构不公义的视线。而了解资本和政府如何从我们的内部分歧而得益,就是结束建基于性别和种族的不平等及排斥的起始点。
 
  香港企业和政府如何透过维持外佣与本地工人的不平等地位而得益?
 
  1. 工人可以保持长时间工作(一直拖延这种没有法律限制的情况)
 
  香港是世界上最长工时的地方之一。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2008年的全球工时调查,香港排名第5,有40.9%的工人每周工作48小时。
 
  让中产阶级享有廉价外佣提供的24小时居家服务,外佣完全吸纳他们的家庭及育儿负担,雇主因而可以要求工人更长时间工作,无须担心家长要求缩短工时,政府则可以继续逃避工时规管的立法。为了达到此目的,一个建基于将妇女与她们的海外家庭分隔,让她们继续在个别住宅里过一种近乎奴隶的状况的剥削制度必须延续。
 
  2. 政府及企业逃避承担儿童及老人护理的责任
 
  除了长工时,个别家庭亦要面对儿童及老人护理的庞大需求,对于那些家庭收入超过港币15,000元的中产阶级雇主,在外佣劳动力价格如此低廉的情况下,外佣就成为触手可及的解决方案。政府及私人公司就逃避肩负劳动力再生产的负担,因为中产阶级家庭将负担转嫁到外佣身上。
 
  3. 透过对发展中国家工人及工作过度的香港父母/个人的需求创造「商机」
 
  由于顾客(外佣及本地雇主)的选择有限,外佣招聘公司迅速增长,藉其中介身份收取费用以赚取巨额额利润。现在香港有1,174所持牌外佣招聘公司,提供招聘外佣服务。这些公司赚取可观利润,以致他们可以在电视及地铁制作广告去赚取更多。除了外佣招聘公司,为数不少的其他「外判」服务去处理长工时家长的需要和焦虑,例如按摩和保健服务、补习社。高工时家长衍生的所有「副作用」都是由个别工人去承担。
 
  4. 以性别,种族和阶级分化工人;阻止工人团结,以维持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剥削
 
  有工作的男性工人受惠于无酬女性劳工(家庭主妇),这种性别分工一直保持不变;而有工作的(中产)女性工人受惠于外佣的低薪及低地位──中产妇女对能够减轻香港低下层妇女负担的社会开支不以为然,甚至表示反对。此外,工人阶级不分男女一起抵制外佣的平等权利,认为他们的地位比本地工人「低下」,但同时视他们为争夺工作职位的竞争对手。特权阶级惟恐失去他们的优越地位,透过在社会上维持不同性别、种族、阶级的工人之间的内部冲突,形成工人之间的竞争,驱使所有工人的工资及工作条件都一同向下。
 
  对「所有香港女性」的影响
 
  加强性别定型:
 
  1) 「家务工作」就是「女性的工作」
 
  根据妇女事务委员会2011年一项民意调查,在3000名受访者中,逾一半人认为「女性应注重家庭多于工作」。另外,39%受访者同意「男性的职责是赚钱,女性的职责是家务工作及照顾家庭」。(注1) 女性擅于照顾家庭和家务,对其他工作毫不擅长的刻板形象仍然持续。
 
  过去三十年,随外佣制度的不断扩张,男性协助处理家务仍非必须(只是一个「选项」)。连外籍佣工在内,一个家庭有两位女性照顾孩童,男性就更不必负上家务的责任。换句话说,家务及照顾儿童等工作属「女性的工作」的刻板形象只会越来越根深柢固。
 
  2) 「家务只是一项低价值的工作,女性必须依靠雇主的拖舍」
 
  据2011年的香港人口普查,现香港有301,000位外籍家务劳工,是香港女性工作人口的16.7%。总体而言,女性(包括外籍家务劳工)占香港整体工作人口的48%。政府以女性劳动力参与率高这点去证明香港是性别平等,但事实是,接近五分之一的女性工人是外籍家务劳工,她们像奴隶般工作,易受伤害及奴役。她们的工资制定被置于法定时薪机制之外,所以她们日以继夜地工作,一星期至少需要工作六天。其效果就是,外籍佣工制度能合法地巩固了1) 所有女性工作 (家务劳动,照顾儿童) 的工资都理所当然地低于其他工种及2) 女性雇员依赖雇主的「通情达理」及良心已经足够,而非作为脆弱的女性工人能享有法律的具体保障。
 
  3) 分化妇女,同时亦阻延改革
 
  其实只有家庭月入达一万五千以上的,才有机会可以聘请外佣,但是至于没有这个收入水平的基层妇女,她们同样的家务工作以及家庭照顾的重担却是被忽视的。对于她们来说,平等机会根本是幻想。她们没有什么选择,全天候式留在家中照顾小孩老幼,而且开支自负。社会保障如退休保障等则只能依靠他们与配偶的关系,令她们很容易处于一个受压抑的位置。这些妇女都在贫穷与缺乏社会化的老幼照顾的情况下受苦,然而中产妇女却由于有外佣分担而没有一个迫切性去要求社会保障,甚至反过来会批评基层妇女太过依赖政府福利。所以,政府引入低廉的外佣不但会分化中产及基层妇女,而且将各种改革的要求延后,包括要求幼儿及老人照顾的社会化,以及改善幼儿相关的公共设施等,把接受政府的资助都说成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妇女与阶级
 
  政府对妇女种种苛刻的政策其实是基于一种错误的假设,就是以为她们没有在受薪劳动中受雇就等于没有经济价值。当我们〝感激〞妇女为我们洗衣做饭、照顾老幼的同时,却又认为她们的工作是在所谓经济活动范围以外,因而好像某些社会福利与权利只能由受薪劳动者才能有资格享有,而妇女则不在此列。她们是否有权享有,只能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足够资源去分给她们 (但是要说社会资源不足其实是很易的,而且这种容易令人担心) 。以上这种错误的假设严重做成性别间的分化,如果这种分工以及贬低女性劳动的情况持续,即使是什么平等机会委员会都是不能令这种对妇女的社会歧视减少。
 
  要打破这种想象,我们要首先承认女性在社会再生产上的角色。这是马克思所说的劳动力再生产。马克思及很多马克思主义者都会针对资本主义生产模式对受薪劳动的剥削,但同时我们不能忽视资本也是从以下几方面得到益处:妇女无偿的再生产工作、以及妇女工作被认为是属于经济及社会范畴以外,而只属于文化上或家庭上的错误假设。这种排斥以女性作为对抗资本剥削的主体的倾向在主流的劳工运动是明显的,尤其当这些运动是着重于组织起来的男性受薪工人,而将幼儿照顾以及性别平等当作是女性议题而非阶级议题。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者如Maria Della Costa以及Selma James [注2]由70年代开始,就已开始展示如何及为何女性作为无偿工人对抗资本主义的斗争应该是同样受到重视。香港是一个现时有48%的有薪劳动是女性的地方、一个家庭主妇缺乏老年保障的地方、一个妇女社会福利及保障受到严重乏视的地方,我们是时候将阶级以及性别分析结合起来。
 
  其次,将眼界扩阔至地区及世界的层面,我们必须知道资本为了增加利润,资本家们(及政府为促进资本家的利润累积)是如何利用海外劳动力 -而在这些国家的劳动者,也同时是受到贫穷及性别压迫。往往本地工人阶级对改善工资及工作环境的抗争时常因不同形式的生产全球外判化而受挫。而在外籍家务佣工的例子上,她们就是在「照顾服务供应链」(care supply chain)处于香港妇女劳动者之下,为香港劳动者提供再生产。这是再生产性劳动的全球分工,它深深而且有系统地抑制两地的女性。
 
  例如,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妇女,必须从自己的家园和家人的割裂,来为香港不同的家庭服务。她们牺牲自己的个人家庭生活,进入一个陌生而无助的环境,而且在工作之前,他们被逼留在训练营,更要为这所谓的训练付出一笔不少的金钱;外出工作后,她们必须依靠自己当地的家庭网络,去照顾仍在当地的子女和家属。个人而言,有些人虽然可做一些储蓄来改善他们的生活,但是总体而言,她们正不断面临着来自政府和家庭的压力,更多输出的外佣、更「谦卑」地工作、甚至要付更多的中介费予中介公司及政府。而当地政府已经定明会输出更多外佣(女工),可是却没有更多更好的保护令她们不受到雇主的的伤害。
 
  与此同时,香港的雇主包括妇女可能都漠视外地女工的痛苦与危险,而且往往持一种应然的态度与期望要求她们卑屈的工作及服从。而当她们放假或有突发原因而离开… 这时又变回是妻子和母亲来承担照顾家庭谁全部责任。
 
  总结
 
  当几乎所有的社会政策都只为着加强经济增长方向时(如创造私人利润),我们不能有太大期望在此情况下,女性在社会及经济地位的困境能有很大的进步。因为只要资本仍然是无止境地在社会的不同角落,以及在全球化下寻找更廉价的劳工和最大的利益,这一定会继续剥削,深化社会分工和阶级矛盾。
 
  按性别而定的分工令女性在个体家庭中孤立,并让她们完全负上家务及照顾长幼责任,使女性与男性相对立;而将照顾香港孩童及长者等家务外判给外籍劳工,并让他们在受压迫的环境中工作,亦使香港女性与外籍劳工对立。短视的政府及一些政治团体引导市民以为要保护「真正的」香港劳工,就要指责及排拒外籍家务劳工。但这只是一个错觉,这种作法并不会带来真正的和谐,也不会令香港人受益。
 
  我们所期待那个真正的开明与文明的香港,是会将照顾长幼社会化,认同受薪与否的女性亦具政治权利、社会及经济权利与平等、医疗及养老金福利,以及认同女性是社会的正式一员及劳动者的香港。我们应感激所有不受薪的妇女及外籍家务劳工, 并为她们与我们并肩为更好的世界奋斗而致意。
 
  「权力归于女性,也归于阶级。」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