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寂人形

无雪的冬日,枯枝缝里的残阳

 
 
 

日志

 
 

汉语在外国人听来到底是什么感觉?  

2015-04-25 15:04:07|  分类: 追性逐灵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觉得我可能有办法告诉你答案。

虽然有些伤心,不过外国人好像普遍不觉得汉语悦耳。

前两天翻译的一篇文章里,有一句话是,“在语言的选美大赛里,丹麦语、汉语和阿拉伯语经常垫底。”

然后我去年还是前年在CNN网站上看到一个语言悦耳度的投票,普通话和粤语也都是排名靠后。

有时候你可能会想知道,汉语听在外国人的耳朵里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

作为母语者,你会意识到你似乎没有办法用一种中立或者说“放空”的状态去欣赏你的母语。我早前便轻微有过这种困惑,不过我也说不上为什么。

平平在我日记底下回复的一句话也许是答案:作为母语者很难忽略语义而专门去听语音本身,我花了一些力气才做到在听粤语的时候屏蔽语义。

上了大学以后,我对语言问题的热衷逐渐显露出来。首先浮现的一个迹象是,我发现我和其它同学一起看外语电影的时候,我一听就能听出那个电影的语言到底是什么。那时候我可以辨别出英语、日语、法语、德语、西班牙语/意大利语这几组语言(西班牙和意大利语我分不太清但我能大概地听出是这两种语言之一)。

我就挺自豪的,走路都带风,向同学炫耀了这个本领。之后有个同学还真的来考我。当时有一首歌很红,就是郭美美(?)翻唱过的那首不怕不怕啦,原曲是欧美歌曲。可是我受挫了,我只能白痴地根据里头出现的齿龈颤音告诉我同学那可能是意大利语,一点底都没有。倒是我同学也没去追究,他自己也搞不懂是什么语言的,而我好像是在挺久以后才知道那其实是罗马尼亚语。当时的我连罗马尼亚语是什么玩意也不清楚。

总之我培养出了这种语言听感上的爱好,乃至技能,后来又慢慢演变得更“高级”。

到后来,我发现我不单单是能辨别而已,我慢慢地还能够模仿。当时我还不会讲法语,但是我可以虚拟它,我可以胡说八道讲出一些毫无意义的音节,让外行人以为我真的是在说法语。除法语以外,德语和日语也是我比较擅长的。以后我又会了韩语和粤语。

(写上面这段话时不知道为什么脑子自动回想到更早更早以前的事,其实我初中就会日语了。我记得当时台湾哪个电视台在播《魔影紫光》这部日剧,日语原声,我看了几集以后学会了。我住校,晚上睡觉前就在那里骗宿舍的人我会日语。当然,这里的“会”指的是我有了这种模仿某种语言的语音特征的意识及实践,而不能说我实践出来的成果是很好的。)

这成了我个人的一大消遣,好多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有这种怪癖。

大学时,有一次和几个同学去买衣服,我就装成了日本人,我同学还配合我,当我的翻译,与店员沟通。虽然也没出什么特别好玩的状况,但从头到尾都没有被识破,人家真以为我是日本留学生。

还有一次经验更值得一提,情节有些戏剧化,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尴尬。当时我在某市工业设计中心实习,中心里刚好就来了一个新主管。然后有一天中午,大家都去吃饭了,只有我和主管还在办公室里,我那种也许大家觉得称为“装X”更合适的怪癖又发作了,我拿起手机,假装接到电话,开始讲胡说八道的德语。然后等我挂掉电话后,主管叫住我,问我是不是会讲德语!虽然我就是装给别人看的,但我还是有点紧张,赶紧说没有啦就会一点点。结果主管竟然说他觉得我讲得很好,说他是德国留学回来的!!!吓死我了,但他竟然没有识破!!!!

经历不再多讲。

总之,这几个月以来,我有些巧合地连续在我的新闻源里读到几篇相关的文章。

收获有两个。其一是,发现世界上不仅仅我一个人有这种癖好,事实上还蛮多人会这样干的,有种找到组织的“温馨”感。其二是,在这些文章以及其相关讨论里,发现英语管这种模仿可以叫做double-talk。

double-talk这个词,本意似乎也是指模棱两可、胡说八道。汉语里暂时应该没有能够描述这种行为的词汇,所以下面都使用double-talk一词。

那些同属这个“组织”的人有不少是演员,尤其是喜剧演员,这种技能是他们相比于别人的加分点。其中一个例子就是《IT狂人》的女主演,这个电视剧里其中有一集的梗就是她的意大利语double-talk。我不是非常懂意大利语,但她的表演在我听来反正是挺像的,剧中那个意大利客户都快被她搞疯了,一直问她说的是不是某种意大利方言。我当时看这一集的时候非常享受,英雄相见恨晚。

当然还有很多是和我一样普通的语言爱好者,有些人的技术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例如有一个人把法语模仿到让法国人自己都被打败:这听起来千真万确就是法语啊,为什么我一个字都听不懂!

写到这里,好像离题很远了,我们开始把主题拉回来。

当母语人听到自己母语的这种double-talk时,他们是什么感受?有些英语人在听到这种模仿的英语后感叹,原来英语在外国人听来是这样的!

联想一下上头平平的那句回复,“作为母语者很难忽略语义而专门去听语音本身”,我们就多少能理解为什么double-talk让人产生这种感叹了。因为做到极致的double-talk,就是在保留一种语言的语音特征时,剔除了它的语义,这时候你听不懂它(你母语的double-talk)到底在讲什么,你只能纯粹地关注它的语音层面,于是你便“放空”地欣赏到了它的语音美感,体会到了外族人聆听你的母语时到底是什么感受,你自己又到底觉得你的母语好听还是难听。

相对来说,我感觉各种汉语的double-talk相比于英语、法语这种语言应该都比较好实现。因为汉语的音节结构比较简单、清晰,易于模拟,基本上就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单音节。所以你只要随机选取一些汉字,把它们排列成无意义的段落,然后按目标汉语的汉字音去朗读并录音,这段录音大概就是本文题目的答案了,你听一听就知道了。(不过吴语、闽南语这种有连续变调现象的汉语,效果可能会差一些,模拟起来可能更困难一点。)

不过我自己还没有这样实践过,不敢保证效果。但总之,double-talk是我个人的一个癖好,也是很好玩的一件事,也可能是解决“我的母语在外族人听来到底是什么感觉”的这个问题的答案。(Nairobi, Kenya)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